51途站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恶魔传说 > 章节目录 第一八二章 老安迪的怨恨
    【51途站www.51tuz.com

    晚钟镇遗址是一个直径两公里左右的小镇遗址,早已残破不堪,荒凉的连一只怪都不会在这里出现,而玩家之所以把这里当成一个据点,完全是因为总算有几间房子还剩一个房顶,能在炎炎烈日之下有一个片瓦遮头的地方也很好了,而且虽然不知为何,沙漠之中的魔兽们根本愿意接近这座遗址,所以它也成为了玩家在这死亡戈壁深处的唯一避风港。+

    +

    但这个避风港此时人却有些多,当李进和盗这些人骑着骆驼进入之时,碰上了好几拨身穿各种极品装备的精锐玩家。

    “厉害,珈蓝神殿,迦南之约,魔国和荣耀骑士团都来了,相信除了那个不问事实的紫荆花女流公会,连刺血堂和幽暗之井这样的暗中行事的公会肯定也来了,只不过没在明面之上而已。”

    在这样一个群英荟萃的地方,骑着骆驼显然过于装逼,李进和盗虽然都是横行无忌的人,但对可能给自己带来无谓的麻烦的装逼还是敬谢不敏的。

    “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辞了,对了,你的这个坑人的任务,没有时间限制吧,如果没有的话,我会等到阶位再高一些去试试的,如果有时间限制我就不去了,但即使我失败了,你也不能收我任务失败的惩罚!”

    就在刚才,出于盗很喜欢探险,李进把那个探查神迹的任务给盗共享了一下,当然,由于当时李进没穿着npc装扮,所以也没彻底忽悠住盗,另外也是看在对方也告诉了自己不少讯息的份上,李进委婉的提点了盗一番,这个任务的危险程度。

    盗跟李进一挥手就算告别了,临走之前盗给李进留了一句警告:“按理说这国境线本身很隐秘的,而其他公会为了保持这个秘密,也都是秘而不宣,像这样聚集在丝绸之路一旁的地方,肯定有大事发生,如果你的破阶任务跟这些人牵扯在一起,最好换一个吧,不然恐怕会惹出无尽的麻烦。”

    与盗分开之后,李进看了一眼四周那些超级公会玩家,他们时不时投过来的警惕的眼神,叫李进暗暗叫苦,知道如果弄不好也许又要被牵扯进来,到时候如果在弄成望月城绝对不是李进所希望的。

    “低调,再低调!”李进低着脑袋,表现的非常良民,灰溜溜的走着,而这时那些超级公会的玩家才恢复高傲的眼神,瞥了李进一眼之后就不再去管,李进心中暗喜:“成功了,先去遗址中心吧,既然是玩家,也不知道是哪一家袭击了npc的势力,按理说应该没人会这样干吧?”

    李进带着一丝不解和疑惑,但在他没有找到遗址之前,他经过萨迪斯一役就一直小心翼翼的开放的感应视觉之中,却看到了一个叫他在意的画面。

    李进的视觉之中,不远处,一件残破的建筑外,有一个苍老的老人,他用颤抖的手,抓着一把匕首不停的刺向面前的木桩,这个木桩被刺的千疮百孔,但老人那没有聚焦的空洞双眼之中那浓郁而化解不开的仇恨,叫他仍旧不停的刺着。

    “桀~桀!不错的灵魂呀,被仇恨腐蚀的相当深,我已经问道了那一股‘芬芳’的气味,是复仇口味的灵魂,喂,代理人,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跟他签订契约。”

    而就在此时,李进的左手热起来,而萨迪斯也从李进的影子之中飘出来,他胸前的心眼再次睁开之后,又变为了红色。

    ……

    一片荒芜的废墟之中,有一间风沙侵蚀不是很严重,仍留有挡风的墙壁的建筑旁。

    两名身穿白色盔甲的玩家,此时正在激烈的争论着。

    “约翰,你做的太过分了,别忘了,我们可是在别人的领土之上,这里没有我们的大本营,玩家也就算了,为什么要杀npc,而且还是明显是魔法工会这种公共组织,如果他们插手的话我们会很难办的。”一名身穿银色盔甲的少年,质问着一个穿着同样的装备,金色头发,一脸桀骜不逊的外国青年。

    金发约翰坐在墙壁的残垣之上,不屑的说道:“我只不过是在执行光明的审判,这些黑巫师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罪。”

    “白痴,如果魔法工会为此而行动,我们根本就抵御不了,要是连累到小姐的事情,你负责吗?”少年指着怒骂道。

    约翰被少年指着鼻子骂了一句,脸色发黑,瞥了一眼这个黄皮肤黑头发的东方少年,阴狠道:“黄皮猪,别以为小姐收留了你,就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小姐只不过是看你可怜把你当个小猫小狗捡了回来,用你们中国人的话是怎么说的?别给我登鼻子上脸了。我这才是为了小姐着想,这种污秽的存在怎么能进入小姐的眼中,那才是一种玷污。”

    而这名被骂的少年,脸色瞬间阴暗,眼中闪现出凛冽的寒光。

    ……

    在李进听完老人麻木的叙述之后,他获得了一个任务提示。

    ——叮咚,接到任务老安迪的怨恨!——

    【老安迪的怨恨:三天前,是老安迪的生日,老人带着全家来到已被黄沙吞噬晚钟镇,这里是他们氏族的起源,每年都会回来祭祖,但今年老安迪的家人却再也没能跟他一起回去,他们祭祖之时,卷入了一场争端,存活下来的人只有老安迪一人,此时,他的仇人仍在晚钟镇遗址之中徘徊,但老安迪无力复仇,他愿意付出灵魂的代价,请你在他们离开之前杀掉这些人,你同意吗?】

    李进选了同意,如果说向克莉丝汀这样的女孩,还有家人和朋友,李进说什么也不会这样干的,哪怕对面只是一个npc也不会,但像这样悲剧的老人,李进到觉得能叫他亲眼看到大仇得报,安心离开这个再无牵挂的世界,反而才是对他最好的归宿。

    “这些人在哪儿?你知道什么线索吗?”

    虽然知道敌人就在晚钟镇遗址,但此时这里全是玩家,他甚至怀疑那场战斗和自己的任务有关,而这老安迪一家,很可能就是卷入了探索队被歼灭的事件,才导致了家破人亡的惨祸。

    而更叫李进心急的却是,这个任务之中提到的在他们没离开之前,也就是说一旦这些玩家离开了,他李进就是有天大的能耐,找不到对象这个任务恐怕也会失败。

    “我知道的,南边,南边有一个教堂……”重拾复仇希望,老安迪拼命想站起来,想带路,但他的脚却已经不听使唤,怎么也站不起来,只能抬头对李进说道:“我记得他们,他们身穿着一身白色的盔甲,其中一个人有着金色的头发。”

    看到老安迪站不起来,李进安抚了他,叫他慢慢走,而自己则快马加鞭的向南边赶去,因为玩家这种东西太不稳定,既然系统说对方仍在这个遗址之中,就必须快刀斩乱麻,否则,谁知道下一秒会不会因为要睡觉而下线。

    而就在李进从城中穿越之时,其他几个组织也得到了又有人进入这个遗址的讯息,像这些人与普通玩家不一样,他们经常关注论坛,会关注技巧和技能等信息,对李进这个双技能的起源人并不陌生,所以李进来到晚钟镇遗址的信息,也在晚钟镇遗址之中的几个势力之中曝光。

    尤其是荣耀骑士团的一个人得到这个讯息之后,反映更加有趣。

    “哎呀,这个祸精咋过来了。”大风有些头疼的听着汇报,他此时已经得知了手下的通知,和手下之人录制的进入之人的影像,但不看还好,一看到那个叫他熟悉的身影,大风却感觉自己的头开始疼起来,这些天为了重练回等级,他可是不眠不休,这才刚刚突破三阶回到四阶,而一看到李进这个祸精,他忽然有一种自己的阶位恐怕又要掉的错觉。

    而这时,大风身边身穿着锁甲的骑士信仰,听到大风这话有些奇怪的转过身,看了他一眼,自己这个后辈可是相当稳重的,能叫他流露出这么情绪化的语句的人,引起了他的好奇。

    “大风,给我说说。”

    自己前辈的问话,大风不敢拒绝,共享出视频屏幕,指着屏幕之中骑着骆驼的李进给骑士信仰介绍起他在望月城的所作所为。

    “……这样说,你挂掉这家伙也有一定嫌疑?”

    而这回大风却摇了摇头:“不太可能,那股能量抽干了在场所有人,没有一个人能幸免,连魔国的十魔帝也很干脆的挂了,根本不是玩家能够左右的力量,但我总觉得,这个玩家应该是知道什么,或者说古兰遗迹的秘密,只不过秘而不宣罢了。”

    骑士信仰盯着李进的影像,但却想起了会长所说的一件事,忽然笑起来嘀咕道:“有趣,有趣,等眼前这件事情过了之后,我一定要会会这个有名的近战法师。”

    骑士信仰把李进的样子记住,随后对大风说:“但现在我们要先盯紧圣之门徒,这些家伙不好好在国外呆着,却跑到我们的地盘上来,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把他们挡在这戈壁之中,s级公会对国内那些玩家太过于有吸引力了,如果他们真想来发展公会,说不得就算开战也要把他们给送回老家了。”

    大风点点头,但忽然奇怪的问道:“前辈,你说这个圣之门徒真的是来发展门徒的吗?”

    骑士信仰摇了摇头,但也不敢确定的说道:“不知道,现在一切都是一个迷,但不管怎么说都小心点,同时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约束大家,别叫刺血堂那几个急脾气跟圣之门徒展开冲突,世界才刚开,大家都立足未稳,这个时候如果稀里糊涂的打起来,对谁都没好处,但总有那几个死要面子的,我们这回是来做和事佬的。”

    大风点头受教,但嘴角那丝苦笑却无法掩藏,自己这个前辈才是最死要面子的家伙呀,本来他和另外一个前辈来处理这件事的,但骑士信仰硬是把那位给打回去了,结果才强行跟自己过来的,一张嘴就说要教育教育外国人呢,这会儿他说做和事佬,怎么能不叫大风无奈,在他看了这个和事佬和的不是稀泥,而是火药!

    但骑士信仰有一句话说的很对,那就是这个时候,谁都在克制的,毕竟他们都是一群庞然大物,在游戏界的影响相当深远,如果在这里因为一些事情打起来,显然不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而就在此时,一直向南走,并放出感应视觉的,眼中忽然看到了两个人在交战。

    或者说,一场单方面的毒打。

    砰的一声,一名身穿白银盔甲的黑发少年,被摔在地面之上,而一名同样穿着银白色盔甲的金发少年,则踩在他的身上,冷哼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反正之后你重生在附近的新手村,这辈子也没机会在看到小姐了,我会跟她说,你英勇奋斗之后才力尽而亡的,拜拜了,黄皮狗。”

    就在金发约翰缓缓抽出自己的佩刀之时,他忽然感觉心头一颤,一股阴暗而恐怖的气息出现在自己的背后。

    “找到你了,白皮猪。”

    更多更精彩的内容请记住51途站www.51tu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