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说 > 歃血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官司
    【51途站www.51tuz.com

    给你不一般的小说体验发评论赠书活动:《歃血》(霓裳曲)活动公告:凡是在墨武扣扣微薄转发该活动+豆瓣评论,并且转发时把豆瓣评论贴写在转发上(太长的可以截取第一句,请附豆瓣ID),就有机会获得墨武亲笔签名书哦!操作方式:评价人数每增加50抽取一次,限量10本。登录豆瓣,搜索《歃血》宣传页面即可发布评论,就有获得签名书的机会,呵呵,有空的朋友,可以去发发评论试试,谢谢。

    --------------

    三人各怀心事,张妙歌却已弹到尾声,漫声道:“暗想当初,有多少、幽欢佳会;岂知聚散难期,翻成雨恨云愁。阻追游,每登山临水,惹起平生心事,一场消黯,永日无言,却下层楼!”

    张妙歌唱罢,玉腕一翻,轻划琴弦,曲终歌罢,余韵不绝。她只是望着那束“眼儿媚”,轻声道:“怜儿,送客。”说罢起身离去,狄青三人沉默片刻,这才互望一眼,看到彼此眼中都满是复杂之意。

    尚圣叹道:“若非今日,真不知道世上还有这般曲调。”

    白胖中年人道:“圣公子,已过了午时,要回转了。不然小娘娘只怕也要急了。”

    尚圣出了阁楼,这才注意到时光飞逝,倒有些焦急,说道:“你怎么不早些对我说,这下糟了。”说罢急急向竹歌楼外行去,等到了楼外,尚圣对狄青道:“狄青,我记得你了。下次再来找你。”

    狄青心道,这人倒是现用现交,到现在连阁下的称呼都省了。不过见尚圣的确有些焦灼之意,问道:“其实兄台不过是来听听琴,算不了什么错事,令堂应不会怪责。”

    尚圣苦笑转身,却又止步。不是对狄青还有交情,而是前方街道上已站了十数个人,为首一人,正是马中立!

    尚圣用手压住了毡帽,问道:“这个马中立想做什么?难道真的无法无天,想拦截我们?”

    白胖中年人额头冒汗道:“圣公子,我们换条路走。”

    尚圣怒道:“他算什么东西,竟敢让我让路?狄青,你不是郭遵的兄弟吗?”

    狄青见马中立已向这个方向行来,知道不好,问道:“是又如何?”

    尚圣道:“郭遵勇武,你也应该不差。你一个打八个,应该不是问题吧?”

    狄青道:“一个打八个不是问题,关键是……是打人还是被打?”伸手一拉尚圣,叫道:“不想挨打,就快跑吧!”他一把拽住尚圣,扭头就跑,马中立没想到这三人场面话都没有,气地跺脚道:“追!”

    马中立的确如张妙歌所言,用尽了心机,拉拢朱大常、羊得意二人演戏,本来以为今日可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博得俏佳人归的好戏,不想被狄青横插一杠子,只能携带猪羊回圈。他恨的牙关发痒,一出了竹歌楼,就召集家丁在外守株待兔,准备等狄青一行出来,和他们“晓之以理”,用棍棒告诉他们什么是规矩。结果兔子才出来,不给马中立机会,撒腿就跑,马中立一番苦心化作流水,更是义愤填膺,心道若不好生教训狄青一顿,这晚上都睡不着了。

    尚圣手不能缚鸡,脚步也是踉跄,一个劲的道:“没有王法了,没有王法了!跑什么跑?”虽是这么说,可这种情形,不跑怎行?慌乱中,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不由“哎呦”一声,捂住脚踝。

    狄青急问,“怎么回事?”

    尚圣额头已汗珠滚滚,道:“脚不行了。”

    那白胖中年人也是气喘吁吁,见状伏在尚圣身前道:“圣公子,我背你走。”他本来身躯稍胖,背上了尚圣,几乎不能挪步。狄青见状,牙一咬,瞥见身边刚好有辆推车,上面满是柴禾。旁边站着个老汉,见到这阵仗,正要躲避。

    狄青喝道:“官家捉贼,征用下车辆。”他一把抢过车子,推着反倒向马中立等人冲去。脑海中又是一阵阵疼痛。那些家丁没想到狄青竟然敢杀回来,一个人措手不及,被车子撞倒,又被车轱辘从腿上压过去,疼得哇哇大叫。

    马中立吓得慌忙后退,叫道:“给我打,出什么事情,自然有本公子负责。”

    众家丁听令又围了过来,狄青大叫道:“你们先走,莫要管我。”回头一看,尚圣和那白胖中年人早就不见了踪影,心底暗骂,“尚圣这小子!在女人面前倒是猛拍胸脯撑好汉,没想到事到临头,这般不顾义气!”

    这时场面极其混乱,狄青已深陷重围,脑海中又是阵阵作痛,暗自叫苦,翻身上了车子,对马中立抱拳道:“马公子,想大家总是相识一场,何苦拳脚相见?这样吧,你我各退一步,我以后再也不去竹歌楼如何?”他暗想好汉不吃眼前亏,昔日韩信尚能忍胯下之辱,自己暂且退让,也是效仿淮阴侯之举。

    马中立阴笑道:“不劳你的大驾了。本公子辛苦下,打断你的狗腿,你自然去不得。”脸色一变,厉声喝道:“谁打断他的狗腿,本公子赏十两银子!”

    众人蜂拥而起,棍棒齐上,已向车上的狄青打来。狄青不想淮阴侯的招数自己用着不灵,身子一滚,已经溜下车子,抢过条棍子。

    可他身手比起当年还不如,转瞬间已挨了几棍。

    剧痛之下,狄青短棍挥舞,不知为何,想起当初在赵府搏杀的场面,瓮声喝道:“挡我者死!”他毕竟出身市井,混迹军营,若论功夫,算不上高强,但若说打架斗殴,可说是十数年如一日,经验丰富。

    狄青蓦地发威,一棍子落在个家丁的头上,那人鲜血直流,晃了几晃,已经晕了过去。众人见狄青勇猛,发了声喊,齐齐退后。狄青瞥见空隙,竟然冲到外围。不想一人正向这面走来,被狄青一撞,大叫一声,栽倒在地。

    狄青被那人一撞,也是脚下踉跄,心中暗道,“这个人是个疯子,不然这种时候,怎么还会凑到这里?”斜睨一眼,见那人蓬头垢面,衣衫邋遢,可不就是个疯子!

    狄青暗自叫苦,向前跑了两步,见那疯子还倒在地上,也不知道躲闪,大声唤道:“快走开。”那人呆楞楞地望着狄青,并不起身。狄青顾不得太多,撒腿要走。马中立怒气无从发泄,命令道:“抓不到狄青,就打死那疯子。”

    这时围观的百姓渐多,可见到这场面,如何敢靠近?却又不舍得这场热闹,都是围得远远的,不停地指指点点。

    众家丁不敢去追狄青,竟纷纷向疯子围去,有的竟一棍子打在疯子的头上,那疯子痛呼后又大喝道:“谁敢打本王爷?”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51途站www.51tu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