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说 > 歃血 > 章节目录 官司(4()
    【51途站www.51tuz.com

    给你不一般的小说体验《歃血》上卷霓裳曲在卓越,当当,博库,淘宝等网店已经有售,大中城市的民营书店和新华书店也有售了,朋友们可以根据喜好选择购买,谢谢。

    另外,豆瓣正在举行发评论抽取签名书活动,朋友们可以去豆瓣注册个账号,发布个你对歃血的评论,就有可能获取签名书,呵呵,豆瓣地址,在起点本书页面右下角有,点击进入,搜索歃血,试试手气吧,呵呵,谢谢!

    -------------

    思索间,狄青被狱卒押解,出了开封狱,直奔开封府衙。才到了门前,就见一帮百姓拥堵在府衙门前,见狄青被押来,众人纷纷上前,七嘴八舌关心道:“狄青,你没事吧?”这些人都是平民百姓,有卖包子的王大婶、有卖花的熊家嫂子、有砍柴的乔大哥、有卖酒的孙老汉,就连狄青上次帮助的,卖花的高老头竟也来了。

    这些年狄青虽说官阶半级未涨,但长期混迹在市井之中,前来的这些百姓无不曾得过他的帮助,知道他今日受审,早早地前来旁听。

    狄青从未想到还有这多人记挂自己,见状感动。高老头颤巍巍站出来道:“狄青,你好人好报,肯定没事的。俺们都去大相国寺给你烧香了,求菩萨保佑你。”

    狄青心道,“听说大相国寺那弥勒佛还是刘太后命人塑造的呢,只怕会保佑马中立了。”可还是道:“多谢你们了,狄青若有机会……定当回报!”

    旁边的衙役都想,“你只有等下辈子了。”不让狄青再说什么,衙役们用棍棒分开百姓,带着狄青入了官衙。

    官衙大堂上方横挂一牌匾,上书“廉洁公正”四字。大堂公案之后,开封府尹程琳肃然而坐。两侧衙吏见狄青上堂,以杖扣地,齐喝“威武”二字,这在衙内称作是打板子,一方面让衙外的百姓安静,另外一方面却是警示囚犯,让他心存畏惧。

    狄青一眼扫过去,见到程琳右下手处站着一人,眉间皱纹有如刀刻,天生一付愁容,看衣饰,应该是开封府的推官。

    程琳左下手处坐着一人,三角眼,酒糟鼻,一双眼恶狠狠盯着狄青,满是狰狞。狄青心头一颤,不知此人是谁。

    程琳见狄青跪下,一拍惊堂木,喝道:“狄青,你可知罪?”

    狄青摇头道:“小人不知。”

    那长着三角眼之人霍然站起,喝道:“好一个刁军,死到临头,还不知道反悔吗?”他说话气息急促,好像随时就要断气,想是个脾气暴躁之人。

    狄青不语,心道这多半是马家的亲戚。果不其然,程琳道:“刘寺事,稍安勿躁,一切当按法令来办。”

    狄青暗想,“刘寺事?此人多半就是刘美的长子刘从德了。”

    这段日子里,李禹亨早就将马家关系告诉给狄青。狄青知道马季良是刘美的女婿,这个刘从德为了姻亲马季良的儿子马中立出头,倒也是正常。不过大宋家法中,外戚少握重权,宋改前制,九寺五监中,除了大理寺和国子监外,其余的职位均为闲职,不掌或少掌实权。刘从德并无才学,太后为他讨个卫尉寺的寺事职位,其实只领俸禄,并不做实事。若论官阶实权,程琳远比刘从德为大,但程琳知道刘从德在刘太后心中的地位,这才客客气气。

    刘从德怒喝道:“现在证据确凿,还审什么?这个狄青以武欺人,大街上公然行凶,打伤数人,还害得马中立至今瘫痪在床,奄奄一息,不杀狄青,不足以平民愤!”

    那满面愁容的人突然道:“刘寺事,这是开封府,断案之事归程大人,推案之事由下官负责。还请莫要越俎代庖,以免旁人闲话。”

    那人说话软中带刺,刘从德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急促道:“庞籍,我今日就要看你怎么推案!”心中暗恨道:“你莫要让老子抓到错处,不然禀告给太后,有你好瞧!”

    庞籍见刘从德不再言语,对狄青道:“狄青,你且将当初一事详细道来。”

    刘从德喝道:“还说什么?这些日子岂不查得明白?何必浪费功夫!”

    程琳干咳声,皱眉道:“刘寺事,你若是不满本官审案,可向两府告书。但若再咆哮公堂,本官只能将你请出去了。”

    刘从德冷哼一声,再不言语。

    狄青倒有些诧异,不想程琳、庞籍二人竟然有些公事公办的样子,难道说传闻是假?

    程琳见刘从德终于安静下来,这才道:“狄青,先将当日之事从实道来。”他言语平静,但内心绝不轻松。

    原来这寻常的一个案子,牵扯的范围之广,简直难以想象。程琳接手这个案子,只感觉压力重大,不敢轻断。

    程琳这些日子查的越多,反倒越是犹豫,不敢轻易做出结论。马中立那方不用多说,这些日子,马季良天天到太后面前哭诉,请求严惩凶徒,刘太后知道一个普通的禁军竟伤了她的家人,勃然大怒,命开封府严惩。但狄青这个寻常的禁军并不寻常,这人不但在百姓心目中颇有侠气,而且和郭遵扯上了关系。郭遵将门世家,虽未回转京城,但关系极多,三衙、枢密院虽未发话,但都盯着这事到底如何处理。

    本来就算是郭遵也没资格对抗太后,但其中还有个最重要的内情——皇上已到了亲政之年,太后迟迟不肯还政于天子,朝臣已有很多人议论。眼下百官都想看看,太后的权利究竟还有多大,眼下太后是否还是一手遮天!

    程琳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讨好太后呢,还是将此事秉公处理?

    如果讨好太后,圣上登基后,他前途未卜。可若秉公处理呢,太后说不定立即就会撤了他的官职。

    府衙外百姓汹涌,众目之下,一个决断,可能影响深远,程琳心中并没有定论。在听狄青陈述前,程琳已知道,此事错在马中立,狄青并无大过。待听狄青说完,更是印证了判断。

    只是虽事情明了,处理起来却是棘手。程琳想了良久才道:“庞推官,你意下如何?”

    庞籍正色道:“古人有云,‘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下官以为,尚要听旁人的证词才好。”

    程琳沉吟道:“既然如此,召竹歌楼张妙歌前来。”

    张妙歌早在后堂等候,闻言上堂,烟视媚行,风情万种。

    狄青本已绝望,可见庞籍、程琳都有清官的潜质,倒觉得不急于绝望。知道眼下找不到尚圣,张妙歌的证词对他事关重大,一颗心不由怦怦直跳。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51途站www.51tu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