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说 > 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 第1683章 好好的爱他
    君夕卿来了。

    夜如歌有时候在想,如果没有君夕卿的话,那陆夜冥现在会不会选择了她?

    她曾经明明已经站在了离陆夜冥最近最近的位置上,但是君夕卿一出现,她和陆夜冥变成了海角天涯。

    她输了。

    但是,她并不恨君夕卿。

    因为,她爱着陆夜冥。

    夜如歌知道,自己不曾有一分的走进过陆夜冥的心里,如果陆夜冥选择了她,她也无法带给他欢乐和幸福,可是,君夕卿可以。

    君夕卿让他疼过,让他痛过,让他疯狂过,现在,让他无尽的欢喜。

    夜如歌又多么的庆幸,庆幸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君夕卿。

    况且,君夕卿生下了主君的儿子,这a国尊贵无比的太子殿下,光是这一点,就让她无话可说。

    明天主君能不能回来,如果不能回来,等待君夕卿的又将是什么?

    夜如歌突然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嫉妒,一点都不会不甘,君夕卿才是那一个可以与主君匹敌的女人。

    夜如歌伸出手,抱住了陆夜冥。

    突然被抱住,陆夜冥微微一滞,下一秒,他就伸出大掌去推她,“如歌。”

    陆夜冥蹙了剑眉,压低的嗓音里透出一些凌厉。

    夜如歌抱着不撒手,她将自己的脸贴在陆夜冥的胸膛上,“主君,如果明天你回不来了,我一定会跟玄影跟梵门一样好好守住你的基业,还有你的这对母子,我还会听话,早点找一个好男人嫁了。”

    “只是主君,现在让我抱一下,就一下下就好了。”夜如歌乞求道。

    陆夜冥的大掌滞了一下,然后他勾了一下薄唇,轻轻的拍了拍夜如歌的后背。

    他们是朋友。

    君夕卿来了,她出来找陆夜冥了,刚出了房间她就看到了陆夜冥,他和夜如歌在一起,还有梵门。

    她走了过来,但是她的脚步突然一顿,因为她看见夜如歌抱住了陆夜冥。

    陆夜冥也没有推开夜如歌,而且还拍了拍她的后背。

    一边的梵门看着这一幕,低声道,“主君,君小姐来了。”

    君夕卿来了。

    听着这话,陆夜冥迅速推开了怀里的夜如歌,他扭头看着君夕卿的方向,看不出什么心虚,但是嘴角勾了起来,有些讨好,“卿卿,你怎么出来了?”

    君夕卿一双灵眸落在了陆夜冥的俊脸上,“我出来看看你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真的被外面的小姑娘给勾搭走了?”

    陆夜冥上前,握住了她柔软的小手,“怎么会呢,我刚在这里谈事。”

    “那你真厉害,这事情谈着谈着还有美女投怀送抱。”

    “卿卿,我…”

    君夕卿用力的抽回了自己的小手,“你们不是谈事么,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君夕卿转身就走了。

    “卿卿,等等我,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你听我解释…”

    君夕卿进了房间,“砰”一声将房间门给关上了。

    吃了一个闭门羹的陆夜冥,“…”

    陆夜冥侧眸,一个凌厉不悦的目光准确无误的向夜如歌扫射了过去,她是故意的。

    夜如歌头皮一麻,吓得缩了一下脖子。

    ……

    陆夜冥身高腿长的站在门外,抬起大掌敲门,“叩叩叩”的,“卿卿,你把门开开,让我进去。”

    里面没声。

    “卿卿,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跟如歌一点暧昧都没有,刚才只不过是礼节性的抱了一下,你就原谅我一次吧,让我进去。”

    “卿卿,你先放我进去,如果你还生气的话,今天我就自罚睡沙发好不好?”

    梵门站在一边看着,他跟着主君这么多年了,第一次看见主君这样放低姿态去哄一个女孩,但是主君是开心的,因为主君的唇角一直染着笑。

    这样的主君真好。

    房间门一直没有开,夜如歌大方的走上前,她冷艳的笑道,“主君,既然君小姐不开门,那今天晚上你就睡在我的房间里吧。”

    陆夜冥看了夜如歌一眼---闭嘴。

    夜如歌不但不闭嘴,还放大了声,“主君,我突然有点头晕,你能不能将我抱回房,我的头好晕啊。”

    夜如歌的话还没有说完,“嗒”一声,房间门打开了,君夕卿出现在了门口。

    君夕卿伸出纤白的小手拽住了陆夜冥的衣袖,用力的将他给扯进了自己的房间。

    “卿卿,我…”陆夜冥英俊的眉眼一喜,想说话。

    “你先进去,别说话。”君夕卿转身,对着陆夜冥凶巴巴的来了一句。

    “知道了。”陆夜冥乖乖的转身进去了。

    夜如歌看着这一幕,觉得不可思议,她印象里的陆夜冥一直是高高在上,深不可测,薄华潋滟的主君,但是竟然有这一天,他乖乖的被一个女人凶。

    夜如歌还想再看,但是君夕卿已经走了出来,顺手关上了门,挡住了她窥探的视线。

    “夜小姐,刚才我看的出来你是故意抱陆夜冥,还故意在我门边说那番话的,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君夕卿澄亮的灵眸落在夜如歌的脸上。

    夜如歌不得不承认君夕卿是一个十分聪慧的女子,她勾起了烈焰红唇,“我就是表面的意思,希望你跟主君和好,今天晚上好好的过。”

    夜如歌能在这么多爱慕陆夜冥的女人中完美的存活下来,还被陆夜冥高看一等,君夕卿觉得夜如歌是有寻常女子不及的英气率性和洒脱的。

    “君小姐,其实我和主君的眼角膜是完全配型的,这一次我来就是想将自己的眼角膜捐献给主君的,但是主君拒绝了。”

    君夕卿灵动的瞳仁倏然一缩,虽然她知道夜如歌爱陆夜冥,但是她没有料到夜如歌会爱到愿意将自己的眼角膜给双手奉献上。

    “还有那一次你在东山涉险,早产了大出血,其实那一次主君已经进行了眼角膜手术,是修养的最后一天,但是主君为了救你,强行的摘下了眼罩,导致手术的失败。”

    什么?

    君夕卿一震,她不知道,她不知道这件事。

    夜如歌看着君夕卿,“君小姐,我们先前对你所有的不满和怨言都只不过是因为你得到了主君的爱,请你好好爱主君吧,他值得你去深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