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说 > 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 第399章 流产,他的第一个宝宝没有了
    林诗妤流血了。

    陆琪儿一滞,迅速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林诗妤…是不是怀孕了,现在又…流产了?

    太好了!

    傅青伦吻着林诗妤散发着香气的秀发,嗓音低柔道,“傅太太,我们别闹了,跟我好好过日子,恩?”

    林诗妤伸出葱白的小手抵上了他的胸膛,将他推开了,“傅少,跟你过日子,我很怕下一次你还会将我推出去给陆琪儿挡枪。”

    傅青伦松开了她,黑色的瞳仁倏然一缩,因为林诗妤那张清丽的小脸上出了一层的香汗,她的脸色白的像一张纸,摇摇欲坠的脆弱感。

    像是有人用一只大掌揪住了他的心脏,他迅速伸出修长的手指摸上她的小脸,低醇的嗓音里透着紧张,“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到哪里了?”

    林诗妤感觉到自己下面流血了,有一样东西在她的肚子里急速下坠,然后流了出来,不见了。

    她突然懂了,这些日子她胃口不好,想吐,嗜睡…那是因为她怀孕了。

    现在,她流产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怀孕,没有任何当妈咪的准备,但是此刻她的心里一阵阵的抽痛,她的宝宝没了。

    这个宝宝来的这么的突然,她甚至没有察觉到,在宝宝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才知道他的来临。

    对不起,宝宝。

    林诗妤白皙清丽的眼眶一红,大颗大颗的泪珠砸落了下来。

    她哭了。

    她突然哭了。

    傅青伦英俊的脸上突然变得怔忪,几乎手足无措,认识了这么久,他拿走她的《传奇》时,他在新婚夜强占她时,就在刚刚他将她推出去换陆琪儿时,她都不曾哭。

    他以为她不会哭的。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她哭。

    子弹没在他的右臂里,他抬不了右手,他只能用左手摸上她的小脸,帮她擦泪,但是只擦出了越来越多的泪,她的眼泪滚烫的,灼烧了他的手掌。

    “你究竟怎么了?哭什么?说话。”

    他受不了她的眼泪。

    一点都受不了。

    林诗妤在一片晶莹的泪水里抬眸看向眼前的男人,“傅青伦,你给我买的避-孕药,你是不是私下动了手脚?”

    傅青伦一僵,她知道了?

    “我…”

    “傅青伦,其实有一件事,我应该告诉你的,曾经有那么一刻,我对你动过心,我喜欢过你。”

    我喜欢过你。

    傅青伦的大脑因为这句话突然炸开了,她说什么,她说…喜欢过他。

    这句话太过于突然,以至于他不知道如何反应,他看着她的目光从震惊变得炙烫,灼热。

    “诗诗…”他柔软的叫她的名字。

    “但是,”林诗妤打断了他的话,“那只是曾经,现在,我不喜欢你了,以后也不会喜欢你了。”

    傅青伦的心情从天堂跌入了地狱,有力的左臂箍住了她柔软的腰肢一把将她扯入怀里,他声线暗哑道,“诗诗,我不许,我不许!”

    林诗妤身子一软,直接软在了他的怀里。

    傅青伦这才发现她的异常,他感觉自己的西裤湿湿的,如刷子般的卷翘睫毛倏然一颤,他垂眸一看,女人的裙摆已经被鲜血浸湿。

    他倒吸一口冷气,震在了当场。

    从小被誉为天才的他很容易想到她怎么了,脑海里像过电影一样放映着她这些日子身体不舒服的样子,她呕吐,她嗜睡,她想要吃山楂。

    他突然想起以前他妈妈跟几个贵太太聊天的时候说过,当初妈妈怀他的时候特别喜欢吃酸,尤其是树上的山楂果子。

    男人英俊清隽的眼眶里瞬间覆上了一层猩红,缓缓将目光移到女人巴掌大的小脸上,他一字一句的问,“你是不是…怀孕了?”

    林诗妤扯着苍白的嘴角,“我是不是怀孕了,你应该最清楚啊。”

    是他偷换了避-孕药。

    林诗妤轻轻的闭上了眼,“傅青伦,原来两个人没有相爱,也是可以走到穷途末路,放过我,我们离婚吧。”

    傅青伦双目猩红,因为右臂没用,所以他只能弯腰将她扛在肩膀上,“嘘,别说话,诗诗,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迈巴赫疾驰而去。

    “青伦!青伦,等一等,还有我啊,带我走!”陆琪儿一个人被丢在了这荒山野岭,傅青伦自始至终没有给她一个正眼,还将她遗忘了。

    太可恶了,如果说一开始傅青伦对林诗妤的心思不是那么明显,那么现在,傅青伦对林诗妤的心思谁都能看出来,傅青伦爱上林诗妤了。

    在她和林诗妤之间,她已经沦为了空气。

    陆琪儿将指甲深深的掐入了手心里,她不甘心。

    ……

    迈巴赫以最快的速度飙在了大街上,几乎是用飞的。

    “天哪,那是谁啊,开车开这么快,不怕出车祸啊。”路人惊叹道。

    医院里。

    傅青伦抱着已经昏迷的林诗妤冲进了医院,他双目猩红的大声喊道,“医生!医生!”

    此刻男人身上都是血,女人的下裙也被鲜血浸湿了,此刻绝对是这个叶城最尊贵的男人人生里最狼狈最无措的时刻,他脚步凌乱的在回廊上找医生。

    他只能找医生。

    除了找医生,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穿着白衣大褂的医生和护士迅速赶了过来,“傅少,傅太太这是怎么了,快点将傅太太放下来。”

    傅青伦将林诗妤放在了担架上,然后单手揪着医生的衣领,“她流产了,她流产了,不要让她出事知道么,她不能出事。”

    他面目狰狞,嘴里呢喃着不能让她出事,这模样就像受了什么刺激疯了一样,医生出了一头的冷汗,“知道了傅少,我现在就给傅太太进行手术,你先放开我。”

    几个护士走过来拉住了傅青伦,“傅少,你理智一点。”

    傅青伦缓缓的放开了自己的手,医生迅速将林诗妤推进了手术室,“啪”一声,手术室的红灯亮起了。

    傅青伦站在回廊里等,他不知道她怀孕了,现在宝宝没了,他们第一个宝宝没了。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躯顺着墙壁滑了下来,一个一米九的男人瘫坐在地上,大掌穿梭进自己的短发里,他痛苦的扯着,为什么宝宝会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