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说 > 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 第1540章 白首一人心
    古来帝王者,身上背负着多少的使命,要舍去多少,那晚的建成点头,答应了先皇,所以进入了我的房间但是…”

    “但是…”东方婉青看着贝玥舞,哈哈大笑,笑的讥讽又悲怆,“但是建成没有碰我,他只是在我的房间里站了一夜,清晨的时候,他就走了,去找你了!”

    听着这些话,贝玥舞往后退了两步,差一点没有站稳。

    “伯母。”君夕卿及时的扶住了贝玥舞。

    贝玥舞缓缓的摇头,没事,她没事…

    她只是太震惊了。

    她一直以为慕容建成背叛了她,背叛了她和他的那一段婚姻。

    东方婉青盯着贝玥舞,“贝玥舞,现在你知道了,我的守宫砂还在,建成在千古江山基业之下,依然保全了你和他,那晚他告诉我…他告诉我你这一生最想要的就是白首一人心,他还跟我说他此生都不会负你。”

    东方婉青眼里的泪珠越掉越多,这么一刻,她终于掩藏不住自己的嫉妒,刻骨的嫉妒,她将指甲深深的掐入了手心里,“贝玥舞,你得到了女人想要的一切,二十六年前你抢了我的慕容郎,在冰冷腥血的皇宫里,建成没有让你看到哪怕一丁点的肮脏,你总是被保护的这么好,你总是活的这么娇蛮肆意!”

    贝玥舞垂下了眼捷,她失神的笑了笑,这么多年她坚持的,不过是一个误会。

    她真的很可笑。

    君夕卿看着贝玥舞此刻忧伤的模样,是啊,二十六年,这二十六年失去了多少?

    时光不会再重来。

    这时头顶响起了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这就是你的计划,怎么收场?”

    君夕卿侧眸一看,陆夜冥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颀长挺拔的身躯站在她侧后方的位置,也许身边太拥挤了,他双手抄裤兜里淡定薄华的模样无形中形成一种保护者的姿态。

    他静静的站在她和贝玥舞的身后,这个男人是她们最强大的后盾。

    不过…

    君夕卿挑了挑精致的柳叶眉,勾唇笑道,“这戏刚开场,急什么?”

    陆夜冥垂着英俊的眼睑看着她碎亮的目光,突然伸手,来到她纤尘的小脸蛋上捏了一下,“你最近是不是变胖了?”

    “…”

    神经病!

    君夕卿迅速将他的手给打掉,胖了就胖了,关你什么事?

    东方婉青这一段声泪俱下的演说感动了全场,这一下所有人看她的目光越发恭敬和钦佩。

    婉青姑姑真的太委屈了。

    慕容国主真的太痴情了。

    至于这位贝玥舞主母,真的太不像话了。

    “建成,你要相信我,我跟这个保镖绝对没有关系,刚才我从洗手间出来,就觉得身上好热,然后这个保镖冲了出来一把将我按住了,开始非礼我。”东方婉青目光炙热的看着慕容建成。

    慕容建成英俊沉稳的面容上没有过多的情绪宣泄,“你的意思是,你被下药了?”

    “是的。”东方婉青用力的点头,“我被下药了,但是我不知道我得罪了什么人,这个人竟然想出这么阴险歹毒的办法来羞辱我!”

    说着,东方婉青意有所指的看了贝玥舞一眼。

    所有人的目光都“刷刷”的落在了贝玥舞的身上,的确,现在只有贝玥舞有这个动机,还有实力。

    ---会不会是贝主母下的药?

    ---很有可能,当年贝主母抢了婉青姑姑的准老公,现在她想将婉青姑姑彻底毁了。

    ---贝主母真的有点歹毒了。

    梵门看着这一幕,迅速覆在陆夜冥的耳边低声道,“主君,君小姐这一计都将主母给搭进去了,这下主母怎么摘都摘不清了,人言可畏。”

    陆夜冥眯了一下幽深的凤眸,看了君夕卿一眼。

    君夕卿小脸淡淡的,没有任何多余的神色,有点看戏的意思,又对他的母亲有点小愧疚,更多的是聪慧的狡黠和碎亮的光芒。

    很显然,她没有将全部的计划告诉他的母亲。

    他的母亲,也是她的计中人。

    陆夜冥勾了一下薄唇,喉头微痒,很想抱抱她,亲亲她,还有,她最近真的是有点胖了。

    贝玥舞看着东方婉青,“你怀疑我给你下了药?”

    东方婉青迅速摇头,“凡事讲究证据,我万万不敢这么说,只是…”

    东方婉青抱紧了自己,苍白的脸迅速灼红,“我身上好热,如果让其他男人来羞辱我,我宁愿现在就撞墙而死。”

    说完,东方婉青期待的看向了慕容建成。

    君夕卿勾起红唇,笑了,东方婉青确实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三言两语,竟然扭亏为盈。

    东方婉青看着慕容建成的眼神仿佛在说---你快点来压倒我吧,在线等,好急。

    “国君,”这时有人站了出来,“婉青姑姑对你情深义重,更为你蹉跎了最美好的年华,既然如此,不如…不如…”

    “不如什么?”这时一道灵动的嗓音响起,“不如让国君跟婉青姑姑春风一度?”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君夕卿的小脸上。

    君夕卿一双灵眸无比透亮,她眉眼弯弯的看着众人,“陆总统,有人喊着要睡你爸,还要给你再找个妈!”

    所有人的目光又落在君夕卿身后的陆夜冥的俊脸上,男人双手抄裤兜里,一双幽冷的凤眸缓缓眯了起来,淡漠又锋锐的逡巡了一下全场。

    那意思是---谁?让我来看一看!

    “…”

    所有人被这出双簧唱的头皮发麻,一下子都低下了脑袋,连大气都不敢再出一个。

    东方婉青见情况不对,迅速爬了起来,“我不愿意清誉受损,现在就撞死在这里。”

    东方婉青冲向了墙壁。

    君夕卿心里冷笑一声,这女人逼着跟慕容建成上床不行,转眼就要撞墙,段位真是高。

    君夕卿看了慕容建成一眼,慕容老爹,该你出场了,去吧!

    东方婉青快要撞到墙壁的时候,手臂被一只大掌用力的扣住了,“婉青,二十六年前,你在我和袁明之间徘徊,然后投入袁明怀抱的那一刻起,你我就没有可能了。”

    </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