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说 > 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 第1582章 我可以考虑跟你结婚,你把my love送给我
    君夕卿坐起身,抬起小手就往他的俊脸上用力的扇去。

    陆夜冥扣住了她飞来的小手,幽冷的凤眸阴鹜冷厉的盯着她看。

    “陆夜冥,你闹够了?”君夕卿灵动的嗓音都是冷的,“别说我没跟沐颜枫睡,就算睡过了,又如何?”

    陆夜冥将薄冷的唇瓣抿成了一道泛白的弧线,她勾着红唇,碎亮的笑意里有明媚的挑衅,还有对他无情的讥讽和嘲笑。

    “卿卿,你现在就仗着我喜欢你,就算你真的跟沐颜枫睡了,我也舍不得弄死你,所以你才这么肆无忌惮,是么?”

    君夕卿觉得好笑,在她看来,她和他已经断了,但是他认为没有。

    他理所应当的纠缠上来,还指责她仗着他的宠爱。

    “陆总统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君夕卿用力的推开了他,然后起身,她要离开。

    走了两步,耳畔突然响起一道阴恻恻的嗓音,“我让你走了?”

    君夕卿脚步没停。

    陆夜冥看着她纤柔的身影,“我来猜一猜,穆雨棠是你弄出去的,你破坏了司南的婚礼,所以司南给沐颜枫下了什么你的血也解不了的春-药,然后把你和沐颜枫送成一堆,正好让我捉奸。”

    “但是司南低估了你这位君家小女的实力,你将计就计,把房间里的人换了,沐颜枫应该还没有走出司南的地盘吧?”

    君夕卿缓缓停下了脚步,她转身,戒备的看着陆夜冥,这个男人心思缜密,有着一双穿透人心的厉眸,真不愧是天之骄子。

    “陆总统,你这是威胁我?”

    陆夜冥挑了一下狭长的眉梢,若有似无的浅笑,“可以这么说。”

    “呵,陆总统,你的好兄弟封司南将你喜欢且一直苦苦纠缠的女人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还设计让你看到,你不去找封司南算账却抓着我不放,什么意思?”

    陆夜冥上前,颀长如玉的身躯在她的视线里投下一片剪影,“你不去招惹司南,司南会设计你?自己闯了祸,却要我给你兜着,我凭什么无条件的站在你这一边,卿卿,你这么快就忘了你刚才装成贞洁烈妇的模样了?”

    “…”

    君夕卿不是第一次见识这个男人的口才了。

    “到我的房间来。”

    陆夜冥嗓音低沉的说了一句,然后离开了。

    ……

    总统套房里,陆夜冥进去冲了一个冷水澡。

    几分钟后,“嗒”一声,沐浴间的门打开了,一股清爽的冷气侵袭而出,伴随着一道颀长如玉的身躯,陆夜冥出来了。

    君夕卿回眸,冲过澡的陆夜冥穿了一件白色衬衫黑长裤,衬衫的纽扣就扣了中间一颗,露出他大片精硕的胸膛,下面六块腹肌,紧窄的腰身上束着一根黑色皮带,那矜贵性感的身材扑面而来的男性荷尔蒙,完美魅惑的令人想要舔屏。

    短发湿漉漉的,前面的刘海被毛巾随意擦拭过了,拂到了后面,露出他天斧般的额头还有面如冠玉的俊脸。

    现在的陆夜冥,一身潮湿的水雾,让人面红耳赤。

    君夕卿心里骂了一句,真是妖孽。

    陆夜冥走过来,坐在了床边,“帮我换药。”

    他用目光指了指床上的小医药箱。

    君夕卿想拒绝的,但是她突然看到了一样东西,他就扣了一颗衬衫纽扣,所以露出了脖子里挂的那个项链。

    my love。

    璇玑夫人在逝世之前,留给他的遗物,让他送给自己心爱的姑娘。

    三年前,她无意碰到了他的吊坠,他冷冷的将她给拂开了,说这不是她能碰的东西。

    她心里比谁都明白,这个my love他想送给沫儿姐姐。

    只是,他不能送。

    君夕卿走了过去,“你自己把纽扣解开。”

    陆夜冥握住了她软若无骨的小手,放在了衬衫的那颗纽扣上,“矫情什么,我的裤腰带你都解过。”

    “…”

    君夕卿解开了他的纽扣,白色衬衫从他左边英挺的肩上滑了下去,露出了他左胸口的伤。

    伤口已经结疤了。

    君夕卿垂着纤长的羽捷帮他换了药,她小心翼翼的尽量没有碰到他的肌肉。

    拿了新的纱布,她帮他包扎起来,刚结束,纤细的腰身一紧,陆夜冥抱住她,直接将她扯坐在了自己结实的大腿上。

    陆夜冥抬手,动作优雅且漫不经心的扣着自己的衬衫纽扣,深沉的目光却落在她的小脸上,“卿卿,你哥哥的事情,你已经拿我们的儿子来抵了,我知道你恨我,那你就不要放过我,留在我的身边,好好的折磨我吧。”

    “我们结婚,成为了我的王后,以后你要我生,我就生,你要我死,我就死。”

    “我一辈子只会有你一个女人,只会跟你生孩子,除了政事,我什么都可以听你的。”

    君夕卿安静的坐在他的大腿上,被他抱着,她没有说话。

    陆夜冥贴着她的小脸,柔韧的薄唇辗转在她娇嫩的肌肤上,往她的红唇上吻。

    吻住了她娇软的唇瓣,他敛着俊眉,舒服的叹了一声,“这些日子想没想我?”

    他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自己沙哑的喃喃道,“我昨天晚上…梦到你了。”

    陆夜冥伸出长舌扣响了她的齿关,想汲取她蜜腹里的香甜,和她共舞。

    这时一只纤白的小手无声的伸了过来,从他的衬衫衣领里伸进去,握住了他脖间的吊坠。

    陆夜冥缓缓打开了眼,幽冷凤眸里的情愫也淡去了,他垂眸,看着她。

    君夕卿柔软的指腹抚上了那个my love,一圈圈的轻柔抚摸,“我可以考虑一下跟你结婚,但是我要一样新婚礼物,你把这个送给我,我要你的…my love。”

    君夕卿抬起灵眸看着他,勾着笑意。

    陆夜冥的脸色是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他周遭的空气已经迅速冷了下去。

    整个房间陷入了死寂。

    就因为她跟他要my love。

    几秒后,陆夜冥手臂一抬,将她给推开了。

    君夕卿从他结实的大腿上起来了,他紧跟着站起了身,背着她,一颗颗的扣好了衬衫的纽扣。

    从容不迫。

    薄华潋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