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说 > 黄金人生 > 012 你这个死变态
    “啊?”

    陈莽都蒙了,整个人呆立在了当场。

    身后的眼镜、胖子还有那胡娇娇,看到傻愣在那儿陈莽,是嘲讽有之,可怜有之啊。

    这一顿的消费不便宜吧?

    陈莽这是在挖心、割肉啊。

    胡娇娇耸了耸肩膀,活该!让你们这些吊丝横,丢脸丢大了吧。

    胡娇娇就这么走了,同时她的直播也炸翻天了,好多粉丝意犹未尽,今天这么一幕真是精彩。

    要知道作为十大校花之一,胡娇娇的追求者可不在少数,也有很多南岳大学的人,天天在看她的直播。

    恰好今天的直播,就是学校的笑话卢宇!

    看到那小子装比说请大家去吃寿司,同样作为穷吊丝的胖子、眼镜他们不敢吃,就点了紫菜寿司,他却装比吃了两份鱼子酱,最后更是借接电话、上厕所之机溜了,害陈莽拿自己所有钱去结账,他们都笑翻了。

    几乎整个学校,墙角旮旯都在看这段视频。

    一时间,这段直播火了两个人!

    一个就是拍摄者校花胡娇娇,另一个就是学校笑话卢宇。

    原本被卢宇气得够呛的校花之首周芷琪,看到这段视频之后,顿时咸鱼翻身啊。

    臭小子!嘚瑟个屁啊你,没想到你这么卑鄙无耻下流,这下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你真面目了。

    当然……

    这些人只看到了表现,没看到最后的结果。

    陈莽当听说卢宇已经买单之后,惊讶得不行。

    后面那服务员更是来了句,“先生,你们还要继续消费吗?”

    “还继续消费?”陈莽蒙了。

    “呵呵,是啊,你们那朋友是我们这里的vip,你们可以继续消费,到时候会算到他的卡上。”

    这句话说完,陈莽吃惊得不行。

    怎么可能?卢宇那家伙之前馒头都吃不起,他哪有闲钱来这种高档场所冲vip?疯了吧?

    “你没说错吧,卢宇是这家店的vip?”

    “是的!他今天刚办的卡。”

    收银人员这话一说完,顿时陈莽就反应过来了。

    “原来如此!”

    他好像明白了,自己仗义想用下半年的学费给卢宇买单,卢宇这家伙当然也不是薄情寡义的人。人家临走前,估计是把那三万块拿了一部分来办卡,就等着他们消费了。

    “卢宇啊卢宇,你小子……我怎么说呢?你那三万块是中奖得来的,你也不能这么花吧?”

    陈莽心里面难受。

    “先生,先生……”

    “啊?”

    在陈莽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那服务员喊了两句,他这才反应过来。

    “您现在是要结账,还是继续消费呢?”

    “哦,不了不了,我们结账,不消费了。”

    卢宇这么够意思,陈莽当然不好意思继续吃人家的钱了。果断选择结账,回去之后,也没有对胖子和眼镜说,因为按照这两人臭不要脸的德行,要知道卢宇办了会员卡,今天随便给他们消费。

    这俩混蛋肯定毫不留情,把卢宇卡上的钱全都一分不留给消费光。

    出来之后,还以为是宿舍老大结账,胖子和眼镜男有点不好意思。于是,这俩混球就一个劲咒骂卢宇不是东西,吃了东西就跑。

    关键他妈的还吃那么贵的东西,大家都一致决定,等到他回来之后,就把那臭小子赶出宿舍去。

    陈莽冷着脸,只是一句话,“等他回来再说!”

    另一边,此时此刻的卢宇在那儿呢?

    急匆匆的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准备回去拿东西。

    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傻眼了!

    一个人鬼鬼祟祟,正在哪儿开自己的锁,给卢宇吓得够呛。

    “喂,你干嘛?光天化日偷东西。”

    此话一出口,那人也傻眼了。

    “别别别……兄弟,你别误会,我是开锁公司的,我是来开锁的。”

    那人说话间,还掏出了自己的证件,证明人家是备过案的正规公司。

    卢宇愤怒了,“这间房是我的!谁让你来开锁了。”

    “这……房东喊我来开的!”

    在两人争执的时候,楼上房间的门打开,一个婀娜多姿,身材火辣的女人冷着脸走了出来。

    她叫李雪梅,是卢宇的房东,也是个寡妇!

    当初年纪轻轻嫁给她老公,结果老公一次车祸意外死亡,留给了她这套房还有高额的保险赔偿,衣食无忧。

    当初看卢宇有钱才租了这套房给他,现在嘛……呵呵……好几个月没拿到房租了。

    “卢宇,你小子还敢回来啊?老娘以为你死外面了呢。现在我告诉你,你要不交房租,要不我就换锁然后把你那堆破烂玩意儿扔大街上去。”

    少妇和少女的区别,那就是少了一份青涩,多了一份成熟。

    这大热天李雪梅就穿着一件小吊带背心,因为已经嫁过人了,那真是身材极好极好的。小吊带都给绷紧,露出了平滑的小蛮腰来。

    那开锁的兄弟看得眼睛直亮,甚至还毫不遮掩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卢宇听到她的话后,翻了个白眼儿,破烂玩意儿?

    老子这屋子里面的任何一件东西拿出来,都吓死你好吗?

    “李姐,话不是这么说吧,之前约定好给一个星期的。现在时间没到,你怎么能让人来强行开锁?”

    卢宇一想要是晚来一步,自家门给打开,宝贝全都被扔出去也是很后怕啊。

    “我是给你一个星期了,但是……你这也不回来,人也不见踪影。你说,我心中没底,当然要开你门了。”

    说到这里,那女人直接走到卢宇跟前,抬起了白嫩的手,伸到了卢宇面前,“既然回来了,那就付钱吧!”

    “额……我没……”

    “呸!我就知道你要说没钱,别管他,继续开门!这套房子是我的。”

    卢宇的话还没说完呢,直接被李雪梅强行插嘴。

    “李姐,你要这么急么?”

    卢宇哭笑不得,“我说我没现金,要不然微信转账给你吧。”

    “那也行!”

    说到这里,李雪梅掏出了手机,两人加了微信好友,卢宇一分钱不少的转账给了她。

    收了钱之后,李雪梅这才让开锁王走了,还敬告卢宇下个月准时准点的给钱,否则还开门。

    卢宇哭笑不得!

    还下个月?

    老子这么多宝贝放在这里,你随时找开锁王,很危险!少一件老子损失也大。

    改明儿我就去外面买一套房,把东西全转移了。

    进了屋子,把门给反锁上,面对那堆得满满的东西,卢宇又犯难了。

    我到底拿什么给杜鹏盛呢?

    这些东西一眼看去都是垃圾,甚至连假冒货都做得比它们精致,可实际上尝到了甜头的卢宇明白,每一件东西都价值连城。

    嗯?

    突然间,他看到了一个朴素无奇的盒子,但上面的锁头倒是很精致啊。

    也不知道这东西里面放的是什么,卢宇掏出腰间的钥匙,准备强行撬开,看看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可是……

    刚要动手,立马又放弃了。

    从盒子上的锁头来看,恐怕这盒子也是个古董啊,真要撬开了,不就毁了盒子么?

    卢宇也看得不清楚,走到阳台上,就对着阳光仔细研究那盒子。

    “呼~”

    吹了一口气后,上面的灰尘掉落,卢宇又顺手拽了一块儿红布,仔细擦了擦之后,还使劲儿闻了闻。

    天!怎么会这么香?

    这……这……这盒子不会是沉香的吧?

    要是真正的沉香,光这个盒子的价值,就是同等黄金的三倍!

    那这里面装的东西……

    卢宇已经不敢去想象了!

    就在这货还在沉思,自个儿手中东西的价值,到底是什么古玩的时候,没有想过一个很尴尬的问题……

    这房间是他的,刚才顺手捞的一块儿红布是从哪里来的?

    事实上,此时此刻的楼上,李雪梅也面对着一个很尴尬的问题。

    从卢宇哪里收到了房租之后,她心中一块儿大石头也落下了,回到房间刚准备敷个面膜,看个韩剧。

    不经意间瞄了一眼自己的窗台,一下傻眼了。

    嗯?老娘刚洗的内衣哪去了?

    急急忙忙从沙发上跳起来,她赶紧的冲到了阳台上到处寻找,习惯性的就看下了楼下。

    因为这风很大啊,会不会吹到下面去了?

    好家伙!那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羞死你个亲娘。

    卢宇这王八蛋,正好拿着她的贴身东西,又是擦,又是使劲儿闻的。

    她羞臊得脸红不已,没想到这学生仔竟然是这样的死变态!

    一想到这里,气冲冲的李雪梅穿着拖鞋,急匆匆的下了楼就去敲门了。

    卢宇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手中的沉香木盒子上,也没多想。这时候听到了急促的敲门声,皱着眉头,放下了盒子就去开门。

    当然,屋子里面的东西太珍贵了,他可不敢全开,就开了一道缝隙,支着头去看。

    小寡妇李雪梅这一会儿,怒不可遏,高耸的胸脯也是一起一伏的。

    卢宇蒙了,这女人吃炸药了?我不是才支付了她房租么?

    “李姐……你……你干嘛?”

    “干嘛?我还想问你呢,你个死变态!你在里面干嘛?”

    “没……我没干嘛啊?”

    卢宇可不会说我正在鉴宝,财不露白嘛。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李雪梅这话说完,脸红得跟个猴屁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