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说 > 黄金人生 > 013 癞蛤蟆变青蛙王子
    “东西?什么东西?”

    卢宇当时有点蒙了,自己好像不欠李雪梅什么吧?房租刚才不是一次性付清了么?

    小寡妇李雪梅此刻的脸色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心里面同时把这“死变态”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个遍。做了这么无耻的事情,被自己当场给抓住,怎么的?还要狡辩吗?

    “李姐,我真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你能不能更加明示一点?”卢宇皱着眉头,发现怎么和这小寡妇沟通,这么费劲儿呢。

    “我的衣服啊!你说还有什么?”

    李雪梅杏眼一瞪,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要你还装傻充愣,老娘就让你好看。

    谁曾想,卢宇更是蒙圈了。

    “李姐,你这话就真的是让我不能理解了,你的衣服怎么会在我这里呢?你又没有到我这屋子里面。”

    卢宇这话一说,李雪梅果然是暴跳如雷,“小子!给你脸了是不?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哦,一块儿红……”

    刚刚顺手举起手中的红布,卢宇下一刻就彻底的傻眼了。我特法克!这玩意儿怎么会在自己的手中呢?是不是穿越过来的。

    仔细一想,我靠!我家根本没有什么红布啊,这……这特么的太尴尬了吧!

    卢宇一时间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李雪梅一副不悦的表情看着卢宇,还伸出了手,让他把东西还来。

    卢宇低下了头,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学生,颤颤巍巍的把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张口还想再解释一下,但想想还是算了,这破事儿越描越黑。

    小寡妇一把抢过去,还自言自语的啐了句,“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还大学生呢?我呸!真是臭不要脸。”

    本来前一刻还有点愧疚的卢宇,下一刻听到这话,那可真是不爽了。

    你的东西掉到了我的家中,怪我?

    何况我也没做什么我龌龊事啊,不就是拿着擦了擦灰么?你丫的至于这么骂我?

    “李姐,你自己的东西不拣好,落到我的家中。那我想当然以为这是我家的东西,我顺手就用了。东西我也还给你了,你怎么还骂我呢?”卢宇义正言辞的道。

    李雪梅冷笑一声,“呵呵,银行的钱还多呢,你咋不去顺手拿了呢?”

    “唉,你这话就不对了,银行的钱也没放在我家啊。他要真把钱放我家,我当然要拿。”

    “强词夺理!我的衣服是被风吹下来的,你这死变态刚才拿着它做什么了?”

    “我擦东西啊!”

    “你只是擦东西了么?我亲眼看到你闻……咳咳……”

    李雪梅这话让卢宇真心头大。

    我他妈贱啊?没事儿去闻?

    不怕鼻子生疮烂掉?我闻的是自己手中的沉香木好吗?

    “得得得……我也不想和你多说,这事儿就这样了行吗?李姐,东西我也还给你了,就此打住。”卢宇话音一落,手机电话拼命的响了起来。

    看了看来电显示,杜鹏盛打过来的。看来那边很紧急,催得特别的紧吧。

    “呵呵……”

    李雪梅可不管那么多,当即冷笑,“你想就这么算了?寡妇门前是非多,你这种人我可不能再留你了,给你三天时间,给我搬离这里!”

    “搬就搬,搞得我多稀罕你家这房子似的。”

    说完,卢宇“砰”的一下把门给关上了。

    李雪梅碰了一鼻子灰,当时还恼了,站在门外破口大骂,“死穷鬼!你丫嘚瑟什么嘚瑟?房租都付不起,我可告诉你,这房子我要租给别人有三倍、四倍价格。老娘不看你是个大学生,可怜你,你想进来?门都没有!好心收留你,没想到你却觊觎我的美色,真是瞎了眼了我。”

    骂了一通,卢宇毫无反应,完全当她不存在。

    李雪梅也自感无趣,气冲冲的上楼去了。

    此时此刻,卢宇正在打电话,杜鹏盛一接通之后,开口就来了句,“宇少,宇少,真的是万分抱歉!我们这边实在是要得紧,我这才打扰了你,在这里我真诚说声对不起。现在你东西拿到了么?”

    卢宇顺手拿起那盒子,然后回了句,“拿到了!我马上就给你送过来。”

    “别别别……别介,怎么能让你亲自送过来?我已经派了专车去接你了,你只要给个定位地址就行了。”

    杜鹏盛也好算计。一则嘛,这卢宇消耗的时间实在太长了,等到他把东西送过来,那得猴年马月去了?

    二则,转车去接送,节约时间不说,也显得他们真诚,好巴结这位金主啊。

    本来捏,卢宇是不想暴露自己位置的。

    但现在既然和房东李雪梅撕破了脸,人家都催他搬出去了,这地方也不需要了。

    今天东西送过去,卢宇就打算自己去买一套房。

    “行吧!你微信就是电话对么?”

    “是的,是的,宇少!”

    “我加你,给你发个定位,你再给你的司机。”

    说完这话,卢宇寻找到了杜鹏盛的微信,呵!好家伙!这家伙的微信名字霸气,“盛世大鹏”。

    发了定位之后,卢宇就打开门,带上那木盒子,接着安全起见把房门反锁,外面还加了一把挂锁。

    他这前脚刚走,后脚听到响动的李雪梅就骂娘了。

    “记得,死穷鬼,三天之内给我搬家,否则老娘就自己动手!”

    “我记得了!烂人!烂房!烂路!”

    卢宇一通怒怼,给李雪梅气得差点七窍生烟。

    哟呵,这臭小子还真敢说啊!

    房租交不起,都要拖欠几个月,天天要房租这货就跟见了鬼一样躲,还敢说我的房子是烂房子?

    你以为你是谁?还是当初的阔少爷?

    掉了毛的凤凰连鸡都不如!

    你个垃圾。

    越想李雪梅越生气,我一个寡妇怎么就遇到这种人了呢?

    看着桌子上自己收回来的东西,仿佛就看到了那穷吊丝,一脸猥琐的死样子。

    李雪梅只感觉恶心到爆了有木有?

    妈的!老娘还留着这东西干嘛?想想都恶心!

    一想到这里,她直接走到阳台上,发泄似的狠狠扔了出去。

    几十块新买的,被那死穷鬼碰过,老娘宁愿扔了也不要了。

    刚刚做完这一切,她扭头看着卢宇离开的方向,这一会儿那臭小子站在马路边好像在等出租车呢。

    李雪梅越想越气,刚刚还想再提醒一次,那混蛋记得三天之内给我搬家滚蛋。

    没曾想……

    下一刻发生的事情,把李雪梅眼珠子都他妈看圆了。

    “嗡嗡……”

    一辆加长林肯直接停在了卢宇的面前,后面还跟着一辆奔驰商务车。

    商务车车门一打开,清一色穿着黑西装、黑墨镜、黑皮鞋的保镖们,浩浩荡荡的跑了下来。

    李雪梅吓坏了,卢宇的事情她也听说过,他爹借了高利贷嘛。这些人是来逼债的么?还好!老娘让他滚了,否则肯定惹祸上身啊。

    但事情的反转,打脸总是来得如此突然。

    所有黑墨镜齐刷刷的鞠躬,喊了句,“宇少!”

    然后,还有人恭敬的为他打开车门,伸出手护住卢宇头部上面,防止他上车的时候撞到头。

    就这样,卢宇大步的上了车,保镖们赶紧齐步跑,上了后面的奔驰商务。

    在路人一个个惊讶莫名的目光之中,浩浩荡荡的扬长而去。

    李雪梅眼珠子差点没掉地上去。

    卧槽!卢宇家没破产?更有钱了?

    娘的!卢大少对我这小寡妇居然有兴趣……

    这这这……

    我的天!老娘竟然把青蛙王子当成了癞蛤蟆。

    李雪梅一直站在阳台哪里,一动不动,就像是石化了似的。

    好半天反应过来之后,看着自己扔到下面的东西,扭头闪电般的就冲下了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