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说 > 黄金人生 > 014章 有钱就是爹
    坐上了车之后,卢宇看着前面的司机,还苦笑着来了句,“我说……你们这阵仗是不是太大了点?”

    “宇少说笑了!你拿的东西价值连城,没有几个保镖保护,出问题了我们可担当不起。”

    司机说话的时候,从头到尾脸上都是一副标志性的笑容。

    卢宇想想也是!也不多说了,靠在这舒服的真皮座椅上,仰着头先眯一会儿眼。反正这么多保镖跟着,他也不怕自己的东西会有什么闪失。

    很快……

    车子到达了目的地,南岳市最大的古玩市场,潘兴园。

    首都有个潘家园,这边有个潘兴园。虽然说,没有首都哪个名声响亮,但规模也不小了。

    “宇少,宇少!”

    司机轻声的呼唤,把卢宇惊醒。

    揉了揉眼,他打了个呵欠,“怎么?到地方了么?”

    “嗯!杜总他们已经在等你了。”

    “哦!”

    刚刚准备下车,卢宇就有点傻眼。怎么?之前的时候接头不是在医院么?这一会儿怎么跑到潘兴园来了?

    卢宇小心的把盒子给收好,接着下了车,身后那群保镖自然负责引路带他过去。

    来潘兴园的人还真不少,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人,路边更是不少人在叫买古董,什么唐宋元明清的东西,反正要多牛拽吹得就有多牛拽。

    蒙一蒙那些外行人,能套路到一个那都能赚不少。

    很多人都抱着自己能“捡漏”的想法,认为自己要是捡到一个宝贝,便宜收购回来,高价卖出去,到时候就发达了。

    事实上……

    除了高手,很多人拿到手里面的东西,那都是现代仿制品。就连考古专家,都有打眼(看走眼)的时候,要交学费。

    说到这里,得普及一下古玩、古董之间的区别了。

    潘兴园路边摊,那基本上都是假货,偶尔有一两件,也只能称之为古玩。

    注意这个玩字!既然是玩的,价值肯定高不到哪里去。更多的,那存在于是民间。

    说白点吧,就是有历史价值存在,但大多是过去那种民用的东西。有一定收藏价值,但并不高。

    那古董是啥呢?

    古董不仅要求有历史,而且还要求有一个收藏价值。

    这潘兴园那些店面里面,其实很多也是四9货,但他们这些人手中,都有一些镇店之宝。

    可能是过去的某个画家的字画,也可能是一个古董瓷器,这是真正能拿出手的东西。

    古董之上,还有一个宝贝,这类东西大多是名家字画,很难收集到的古钱币之类。

    宝贝之上,还有珍宝一说。

    何谓珍宝,没错!卢宇手中的东西就是珍宝,随便拿出一件,就能引起轰动。

    其实这事儿也好理解!

    你想古代过去的时候,当权者统治了整个国家,下面的人进贡上去的东西,那自然全都是珍宝。

    可有一天,这当权者的政权崩塌了,敌人杀过来了。

    要亡命天涯啊!不可能把所有的金银财宝都带走,只能从这堆珍宝里面挑选最名贵的带走,藏起来以图以后东山再起。

    自然珍宝里面挑珍宝,卢宇手中的东西那就是稀世珍宝了。

    大家兜兜转转一圈之后,在一个最偏僻的角落,有一家“盛世古玩”牌匾的古董店前停下。

    第一眼,卢宇就看到了掌眼老王,正在鉴赏一个瓷器。

    那出售者笑嘻嘻的来了句,“老板,你仔细看看,这玩意儿可是北宋的古董瓷器,收你八万块一点都不贵。”

    老王瞅了半天,最后说了句,“老板,你既然敢让我看,那你这东西确实是古董无疑。这东西啊,应该是北宋末年或者南宋初期的产物。因为这段时期生产的瓷器呢,受宋徽宗仿古复古风气的影响,大多模仿周秦汉青铜玉器的造型制造,这只瓶子就是仿制的汉代风气。”

    此话一出口,出售者伸出了个大拇指,激动的来了句,“行家啊!”

    但下一刻,老王就打脸了,“但你要价八万,这就有点狠了吧?”

    “不对啊!老板,北宋末年的瓷器,都这个价,我已经很良心了。”

    “你这话没说错,确实北宋末年瓷器八万这价格很良心,但也得分产地。如果是官窑烧制,八万块只少不多,但你这支瓶子胚体厚重,釉面也略失光泽,做工更是没有那么精细,我百分之百的肯定,它是民窑烧制的,所以……我只能开你八千。”

    “八千?这么低?”

    “那行!你自己去别家看看,整个潘兴园只有我能开这个价,要是别人能高出这个价格,我老王自己摘了自己的招牌。”

    老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人犹豫了半天之后,一咬牙,最后八千块成交。

    这就是古董和古玩的区别!

    一个出自官窑有收藏价值,一个出自民窑只能拿来玩了,八万变八千,相差了十倍!

    老王收好古董之后,叫账房伙计付了钱,双手背在后面,转过身来意气风发的不行。

    自从在潘兴园做生意以来,他老王还真没有走过眼,被同行们称之为“人肉鉴定机”。

    当然……

    唯一一次栽在了卢宇手中,把人家的珍宝当成了铁猫。

    并不是说老王的能力不行,而是卢宇这家伙拿出来的东西,那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就像是那铁猫上的蓝宝石,日内瓦那边才拍卖出来,他们这边哪里有?

    那真是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不走眼才怪!

    这意气风发的刚回头呢,就看到那边笑嘻嘻的卢宇,下一刻这老哥们立马怂了。

    背在身后的手松开,点头哈腰的赶紧笑嘻嘻跑过来,“宇少,你终于来了。哎哟……我的天,我们可是盼星星盼月亮把你给盼来了。”

    听到这酸溜溜的马屁,卢宇都好笑。

    之前看铁猫,还丢我老母嘿,这下子就变成奴才了。

    “宇少,赶紧吧,杜总和一大群人都在等着你了。”

    卢宇也不客气,点了点头,跟着走了进去。

    门里面的店伙计,正在打瞌睡呢。这炎热的下午,躲在屋子里面是挺让人犯困的。

    一听到脚步声,习惯性的站起身来,笑嘻嘻的喊了句,“客人,您里面请,是要看字画,还是看瓷器啊?”

    话刚说完,一看到卢宇那身装扮,这店伙计脸色就冷下来了。

    “去去去……要找乐子去外面的地边摊逛逛就好了,别进来捣乱。”

    “咳咳……”

    店伙计刚说完,老王一声咳嗽,他脸色一红赶紧打招呼,“老板,你回来了,那瓷器收到了么?”

    老王不理会,刚要发飙教训这不长眼的狗东西。得罪了金主,你不好过,老子更不好过。

    关键时刻,卢宇却一把拉住了他,笑着摇了摇头,这样挺好!他也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老王只是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着店伙计,“你啊……你啊……”

    店伙计挠了挠头,还纳闷呢,我说错了什么吗?老板你自己之前不也是把那些穷酸的客人赶走了么?

    但下一刻……他立马明白咋回事儿了。

    只见自家老板嬉皮笑脸,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宇少,里边请,里边请!”

    店伙计方才明白,这穷酸小子怕是手中有什么宝,老板想要买吧?

    但什么宝贝,能让老板放下这么大的尊严?

    难道……

    店伙计立马脸色白了,想到了屋子里面那一群潘兴园的头面人物,被杜总给召集来了,此时此刻坐在里面等着一个神秘人的到来。

    难道那人会是这小子?

    想到这里,店伙计是越想越可怕啊。

    且说,卢宇进了后面的屋子后,杜鹏盛和老王单独回见他,来得目的只有一个……

    问金主要宝贝!分肉吃!

    想一想上次的六千万,他们对卢宇客气得差点喊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