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说 > 超级电信帝国 > 第289章 出售公司
    梅奥妮却轻描淡写地说道:“这次至少你说出了一些理由,远比之前郑重多了。看书神器.yankuai.我不知道你是因为这次动用的资金多了而变得郑重,还是因为事情没有以前那么有把握而变得郑重,但总比你以前给我一句话要好得多,让我心安得多。以前你一句话都让我深信不疑,那我现在当然就更加相信你了。”

    姜新圩笑道:“听你这话,好像我多么装神弄鬼似的。……,当然,我也很自信地告诉你,俄罗斯的这个经济休克疗法一定会失败,他们的卢布一定会再次大幅度贬值。”

    梅奥妮点了点头,问道:“卢布贬值是经济休克疗法造成的,还是因为他们前苏联本身固有的问题到致的?”

    姜新圩说道:“看来你还是对我所说的所谓‘经济休克疗法的失败’有所怀疑。好吧,我承认,我也不知道这个休克疗法是不是真的失败,或许真如你所说,俄罗斯接下来的经济出现问题不是因为休克疗法这个经济措施不好,而是因为前苏联留下的烂摊子太烂,再好的经济措施也是无能为力的。或许等俄罗斯熬过这段时间,这个所谓的‘休克疗法’开始呈现它的正面意义。”

    梅奥妮笑了,说道:“你说来说去,不还是一个意思?你放心吧,我会按照卢布即将下跌来进行资金运作。……,你去你们国家的京城吗?”

    姜新圩看了一下电话机,深思了一下,说道:“如果不知道,我可以不去,实在是公司太忙。可现在我知道了,曾先生对我有恩,而曾芝芝又是我的下属和合伙人,于情于理都应该去一趟。……,也许曾先生不看重这些虚礼,但想到我是一个医生。在他心里至少这么认为,如果我去的话,也许他心里很欣慰。”

    梅奥妮再次笑道:“你就这么多话吗?说一句,我去不就行了。……。其实,我很乐意你陪我一起,不管怎么说,如果你去京城,我们可以在一起多呆一段时间。我还真想了解你。我认为你就是谜一般的男人。”

    姜新圩也笑道:“只要不迷女人就行。”

    不过因为英文里的迷人的“迷”和谜一般的“谜”并非同一个读音的词,所以梅奥妮听了并没有感到有多么的好笑或有趣,反而听得莫名其妙,她不解地看着姜新圩,问道:“你是说谜一般的男孩能够吸引女孩吗?……,你是不是说你希望我被你吸引?呵呵,那是不是说你有点喜欢我了?”

    姜新圩很是郁闷自己开玩笑的天赋,说道:“我们相互还了解,也许将来会有一天我们都被对方所吸引吧?”

    梅奥妮调皮地问道:“你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吗?”

    姜新圩问道:“你认为我们east-jm投资公司可以在我们这里投资吗?你想过愿意投资什么项目不?”

    梅奥妮有点失落地看了姜新圩一眼,说道:“你是老板。投资不投资,还不是你决定?不过,我认为你在这里的公司并不缺钱,如果你想投资,完全可以自行投资,没有必要把east-jm投资公司牵扯进来。……,姜,我知道你的意思,如果是以east-jm投资公司的名义来投资,设立的公司或者工厂就必须由我或者曾芝芝来主管。或者由我们两人请来的人来主管。你只是在旁边看着,只是在家里数着我们替你赚了多少钱。对不起,我们一定会让你失望,……。我们不想!”

    姜新圩内心其实也不想投资更多的企业,只不过曾经答应了夏主任,所以也就应付似地问问了,当然,如果梅奥妮和曾芝芝她们有多余的精力,愿意在国内进行其他项目的投资。他也不会反对。

    ……

    看到姜新圩和梅奥妮出现在病房的门口,曾芝芝又是吃惊又是感动。虽然她这是第一次见姜新圩,但她早就见过姜新圩的照片,同时她也从梅奥妮的出现能猜出姜新圩的身份。

    正躺坐在病床上的曾禾涛更是惊喜地说道:“小姜,你怎么来了?……,你这么大的老板,事情肯定很多,何必浪费时间?”

    姜新圩将带来的礼品放在桌上,走过来说道:“昨天我才从曾芝芝那里知道你病了,真是不好意思,到今天才来。这怎么是浪费时间,您好些了吗?”

    曾禾涛说道:“好多了。也就是累了一点,今后得好好休息休息。”

    姜新圩抓过曾禾涛的手腕,一边为他切脉一边说道:“您是该好好休息休息,一家新的企业事情实在太多,不说是你这个年纪,就是三十多岁的人也会累得喘不过气来。”

    曾禾涛苦笑了一下,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么累不对啊,可不忙不行。……,说真的,这家公司还真是多亏你,如果不是你帮忙,如果不是你将他们极大部分pcb电路板交给我们企业进行制造,我还得更忙,还得到处找客户,到处寻订单,我的事情还不知道要增加多少,或许我早就累死了。”

    姜新圩将切脉的手松开,谦虚地说道:“你们公司的加工质量好,交货也准时,我不把订单交给你们交给谁?再说,这家公司可是我鼓动你投资的,如果我不能帮你赚回成本,我良心何安?我可是从你这么得了不少好处。”

    曾芝芝见姜新圩的手松开,连忙问道:“我爷爷的病怎么样?他没事吧?”

    姜新圩笑了笑,说道:“没事,只要稍微调理一下就行了。只不过,今后再也不能这么累了,再累而生病的话不但容易引起身体的器官发生难以复原的病变,而是前一段时已经根治的枪伤后遗症有可能复发。”

    事实上,姜新圩并没有说实话,因为他从曾禾涛的脉搏中感受到了一种油尽灯枯的气息,他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即使保养、调理得好也活不了几年。他相信这次曾禾涛的生病不仅仅是劳累造成的,更多的是因为心神憔悴,是精神受到更多的创伤。

    曾芝芝不知道姜新圩是在安慰她,很是高兴地说道:“那就太好了,我真担心爷爷的身体呢。爷爷,这次你该听我的了吧,你就得吃多一些,好好休息。现在这里的公司已经走上正轨,完全可以把大部分事情交给手下人去管,你只要过问一些大事就行。……,哎,如果我爸爸还有伯伯他们……”

    曾禾涛的脸色一下变了,厉声喝止道:“比说他们。我就当从来没有这两个逆子。”

    曾芝芝满脸的尴尬之色,看了姜新圩和梅奥妮一眼,不再说什么。

    曾禾涛也看了梅奥妮一眼,似乎觉得让这个外人看笑话有点不好,就笑了一下,突然对姜新圩说道:“小姜,你刚才可没说实话。……,小姜,我问你,我把蓝云电子公司转卖给你可以不?”

    姜新圩一愣,问道:“转卖给我?你的公司现在经营得好好的,干嘛转卖?而且,我还告诉你,今后你们公司的业务量会越来越多,我们飞讯技术公司会给你们更多的订单。就算你今后不再接别人的订单,我们的订单你们就忙不过来。”

    曾禾涛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我的身体如何。我实在是不想再劳心费力,累死累活最后还是被两个……被别人浪费掉,何必呢?……,我出售公司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留下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给我孙女芝芝。”

    曾芝芝一听连忙说道:“爷爷,我不要。要给,你就我堂弟、堂妹他们。”

    曾禾涛看着曾芝芝问道:“好孙女,我把公司股份给了小志、小丽他们,他们都还没有成年,到时候还不是进了你伯伯他们的口袋,他可是小志、小丽他们的监护人。……,你别以为现在签什么法律文书什么的就有用,你伯伯那人可是六亲不认的人,他们两个小孩子又从小胆小怕事,哪一个也没有你的胆子大,他们的父母要他们的家产,他们还不乖乖拿出来,让他们不争气的父亲挥霍掉。”

    见曾芝芝还想反对,曾禾涛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难做的。我会把这家公司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折算成现金均匀地分给他们,还把在美国的超市也分给他们。他现在早就盼望我死,早想把家产拿到手花掉。我现在是逐他的心愿,他怎么可能不同意?……,我把这家公司股份的四分之一给你,也不是白给你,是希望你今后能帮小志、小丽一下。一旦他们父亲把钱、家产花光了,他们还多少从你这里得到一点点帮助。”

    说到这里,曾禾涛看着姜新圩,说道:“小姜,请你帮我一把。也帮曾芝芝看守这份小家业。我相信有你在,这家蓝云电子公司一定能够壮大企业,虽然她现在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用不了几年,这四分之一的股份一定会被整个蓝云电子公司还值钱。……,我相信我的眼光,你很不错!”

    (感谢破碎的心no1的打赏,感谢paulguangrun的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