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玄幻小说 > 临时监护人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大海捞船
    【51途站www.51tuz.com

    “怎么了,菜菜,晚餐不合口味吗?这些都是你以前喜欢吃的,现在不喜欢了吗?”上杉香从黑暗中慢慢走了出来,也像星野菜菜那样轻趴到栏杆上,柔声问着。

    星野菜菜在上杉香面前总是非常乖巧的,低声道:“现在也喜欢,就是今天晚上没有胃口。让您费心了,妈妈!”

    上杉香柔柔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温和地说道:“没关系,过会儿要是饿了,我再帮你煮碗面。”

    星野菜菜用头蹭了蹭上杉香的手,只感觉依旧是那么温暖,一时无话。

    母女二人静静看着黝黑阴暗的大海,听着船只破浪而行的声音,任由海风卷过脸庞。慢慢的,星野菜菜向着上杉香身上靠去,只觉得像是回到了从前——只有她们母女相依为命的时候。

    分别带来的陌生感渐渐消去,上杉香爱怜的侧头看了看星野菜菜,轻轻帮她理了理被海风吹乱的长发,伸出一只手将她拥在身旁,轻声道:“菜菜,妈妈对不起你。”

    星野菜菜偎依在上杉香的怀里,嗅着她身上熟悉又好闻的气味,心渐渐安定了下来,低声说道:“我说过了,没关系的,妈妈,我永远不会怪你的。”

    上杉香沉默了一会儿,船只的起伏让灯光也有些摇晃,光影在她脸上交错,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她若有若无的叹息了一声,低头轻吻着星野菜菜的头发,轻声说道:“菜菜,还记得小时候我给你讲过的那个故事吗?那个关于普罗米修斯的故事……”

    “那位先知的故事吗?”

    “是的,普罗米修斯给人类送来了天火,教给人们各种手艺,成为了第一位举着光明的火把,指引人类前进方向的先知……小时候你说要做一个这样的人,你还记得吗?”

    “记得,妈妈!”

    上杉香低头看着星野菜菜望向自己充满了依恋的眼神,那洁白如玉的小脸,忍不住内心一阵酸楚,但还是哑声问道:“那你现在大了,还这样想吗?还愿意做一个为了给人们带来光明宁愿付出所有的人吗?”

    “如果妈妈希望我是这样的人,我当然会做一个这样的人!”

    上杉香只觉泪水模糊了视线,用力拥紧了星野菜菜——十分用力,搂得星野菜菜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她用力说道:“菜菜,你真是妈妈的乖女儿!你永远是妈妈最好的女儿!”

    星野菜菜有些奇怪,但被上杉香这么拥抱着她感到十分安心,想了想轻声说道:“妈妈,不要担心,我会支持你的理想,你不用考虑我。”

    她心中也担心起来,害怕上杉香因为担心她要去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不开心,会忍不住为她伤心——上杉香从来是不流泪的,而这会儿上杉香声音几乎有些哽咽语塞了,她担心之余心中也有些感动。

    妈妈是爱自己的,虽然自己不是地球人,并不是亲生女儿。

    妈妈依旧还是以前的妈妈,一切都没有变!

    她感动之下再次安慰道:“没关系的,妈妈,无论遗址是什么样子,无论会不会有危险,我都可以忍受!我会好好陪着你,支持你实现自己的梦想。”她反手用力抱着上杉香,“妈妈,我只有你了,不论怎么样我都会支持你的!”

    她说到最后,语气中有着淡淡的哀伤——她的同胞在六千五百万年前基本都化为宇宙尘埃了,她是真正的孤独者了。

    不过,除了妈妈……她目光望着黝黑的海面,神情渐渐温柔起来——还有那个家伙!

    平时晚餐是骂他的时间,今天没有自己骂他,他会不会不习惯?

    自己不在了,他应该会把藏在水池管道下面的酒拿出来大模大样喝吧?

    他也肯定会站在客厅中间抽烟了吧,自己不在了,美树姐又不敢说他,他一定得意洋洋了吧?

    不知道妈妈的事需要多久,也许等妈妈成功的那天,自己也许可以去看看他!或者自己到了遗址可以去查查,有没有无害的烟酒替代品,到时候带给他当礼物!

    上杉香紧紧拥抱了星野菜菜很久才慢慢松开了她,怜惜的看着她轻声说道:“菜菜,妈妈永远为你骄傲……人类历史中出现过许多先知,都在历史长河中指引过人类的前进,破除过重重迷雾,有许多许多像是普罗米修斯那样的伟大人物——你不觉得他们和你的身份很像吗?也许是一些被人无意中发现的玛雅星人,从中间态中被观察出来,看着蒙昧的人们没有得到文明之火便伸出了援手!”

    她再次拥抱星野菜菜,抚摸着她光滑柔顺的长发,感激道:“谢谢你,菜菜,愿意和那些伟大的人一样为人类进前做出贡献!谢谢你!”

    星野菜菜有些惶恐,更是十分困惑——她不觉得有能力指引人类的发展,即便当初那些先知们真是自己的同胞,但现在时代不同了啊!现在已经不是史前时代了,而她被发现时更是个婴儿,根本没有多少知识。

    但她沉迷在上杉香温暖的怀抱中,只能轻声回答道:“妈妈,我会努力的,努力为你心中的美好世界尽上一份力!”

    ………………

    在寒冷的夜风中,吉原直人喝了一口咖啡揉了一把脸,只觉得眼角微微刺痛——西九条琉璃起飞前打得,这女人好狠,打人专打脸。

    西九条琉璃坐在他身边看了看,将剩下的半杯咖啡递给了他,淡淡说道:“给你吧!”

    这种和木渣子一样的咖啡她喝不惯,没有吉原直人那种吃草吃木头都能活的粗舌头。

    吉原直人接过来一饮而尽,然后将两个纸杯子捏成了一团,吱吱作响。

    西九条琉璃淡淡道:“别急,我们大概飞过头了,等天亮了我们再倒回去找一次……除了航线图还有别的线索吗?把事情原委告诉我,我们一起分析分析!”

    他们在傍晚起飞,很快就赶到了海图上标注的礁堡,但盘旋了好几圈也一无所获,便开始沿着航线向前追。

    一直追到了天色完全黑了也没找到目标,乱七八糟的船倒是找到好几艘——太平洋太大了,航运也密集,而且还不知道要搜多久,视矩更是狭窄,他们迫于无奈便降到了一个公海岛屿机场充补超高价的燃油,顺便暖和暖和休息一下。

    吉原直人沉默了一会儿掏出了个巴掌大的盒子,说道:“不用等天亮,夜里也能找,我在星野身上装了定位器,五公里以内会有信号。”

    西九条琉璃惊讶问道:“你在她身上装了定位器?她知道吗?”

    吉原直人闷声道:“项链里的那个知道,手链里的那个不知道,鞋跟里的那个也不知道。”他为了给星野菜菜那倔驴装上定位器也是花了好大力气的。先弄个主动型的给她,降低她的警惕心——她自以为要不要吉原直人知道她的位置掌握在她自己手中,从此再无防备。

    再弄个被动型的夹在送给美树和弥生的礼物里给她,让她一无所觉的接受,最后再偷着给她所有鞋跟里都装一个……就差麻翻了她给她皮下也植一个了,真是用心良苦。

    “你这样侵犯了她的隐私权!”西九条琉璃皱眉说道,这样她觉得不合适。

    吉原直人狡辩道:“现在不是用上了吗?”

    西九条琉璃冷冷看着他没说话,片刻后吉原直人投降道:“我有照顾她的责任,我必须掌握她的位置,这是没办法的事,我又不能整天跟在她身边!”

    西九条琉璃看了吉原直人一会儿,默默放弃了追究——这种行为很缺德,但她本身也是见过无数次父亲在女儿出事后才趴在那里痛哭流涕的。

    那有用吗?没用!

    这么对比一下,她觉得吉原直人至少比那些父亲强一些,虽然很不尊重孩子的权利,而且涉嫌违法,但可以理解。

    她换了话题,问道:“和我说说详细情况,知道她是被什么人带走的吗?”

    吉原直人摇头道:“这些你不用管,你不是以警察身份来的,是以我和星野朋友的身份来的!”

    西九条琉璃认真研究着他的表情,知道里面一定有问题,心中揣测着种种可能。

    吉原直人被她看得头皮发麻,无奈道:“等事情结束了,我们再细说,肯定给你个交待,放心吧!”不行就跑路吧,不信她能追到华夏去问。

    西九条琉璃这才移开了目光,找人确实是第一位的!

    吉原直人松了口气,站起身来说道:“走吧,我们沿着航线做‘s’型运动,争取早点寻找到信号!”

    西九条琉璃紧紧跟着他——不跟紧了不行,这男人随时有可能将她丢下一个人跑路,缺道到家的玩意儿。两个人重新上了飞机,又搜了大半夜,还是没找到!

    吉原直人要骂娘了,这航线在海图上是一条线,真到了大海里就是一个面了。

    大海捞针很难很难,但大海里找船也没容易多少!

    半夜下来,虽然吉原直人和西九条琉璃两个人轮流驾驶飞机,但还是都很疲倦,再次找了个公海机场,但机场不同意他们降落,给他们又指了一个偏离航线的机场,他们也没办法,又不敢等燃料全用完了,只能改道去休息。

    吉原直人服了,难怪这么多人爱修机场,原来这一行特赚钱特舒服,不但客人上门后伸着脖子挨宰连还嘴都不敢,还可以随便拒客没人管。

    好不容易又落了地,他们吃着速食品,西九条琉璃看着他的脸忍不住问道:“星野酱在你熟人手中?”大半夜的时间,她又观察出一些新情况。

    吉原直人低头猛嚼,说道:“不是。”

    西九条琉璃捧着热乎乎的罐头若有所思:“你急是急,但不是焦急。你知道星野酱短时间内不会出事,她身边的人暂时不会伤害她……她在伊藤大正手上,对不对!”

    吉原直人无奈道:“你都坐上冷板凳了,还关心那案子干什么,那是别人的事了,和你没关系!这事和伊藤大正无关!”

    “那和谁有关?”

    吉原直人找不到人,心里早就火了,又见她一直追问不休,这会儿再也忍让不了了,抹了抹嘴说道:“你知道的,我不想和你动手。但如果你非要弄清楚怎么回事……要么你现在回去,要么我把你揍进医院,你挑吧!”

    “你!”西九条琉璃剑眉扬起,如同利剑指天——除了这个男人,从没有人敢对她这么放肆过!

    但吉原直人摆出了无赖嘴脸,她一时也没好办法。只要吉原直人愿意付出代价,确实是可以把她送进医院的,而且依他无耻的嘴脸,干出来也不奇怪。

    她忍了忍硬吞下了这口气,将海图拍在桌子上指着问道:“航线到这里就没有了,这是不是那些人的目的地?”

    吉原直人扫了一眼那靠近南美海域的地方,点了点头:“没错,过了那里找到船也没多少用了,咱们要加把劲!”他不知道上杉香到了这块海域会怎么办,也许是直接下水,那他基本就抓瞎了。

    他看了会儿海图又看了看西九条琉璃,这才觉出她的可贵来——有她在,自己可是轻松了不少,不然一个人又搜索海面又驾驶飞机,非得吐了血不可。

    他连忙又奉上一个甜枣:“我刚才语气不太好,你这次帮了我大忙了,真是感谢!你放心,这个人情我一定会还!等回去了我帮你抓几个人给你加些业绩!”

    西九条琉璃冷冷看了他一会儿,不置可否,当先站了起来说道:“走吧,继续找!”

    混蛋,早晚有和你算帐的一天!

    他们又花了三天的时间搜索,枯燥无聊之极,西九条琉璃都有些想放弃了,想劝她考虑一下别的方法,但吉原直人仍然坚持着,开着飞机在广阔的太平洋上沿着航线反复寻找。

    终于苍天不负有心人,在西九条琉璃忍着泪水观察海面时,定位器突然有了反应。吉原直人将飞机降低了一些,挂到了巡航上,然后也摸起望远镜开始搜索船只尾迹。

    海面反光严重,天空中找东西也不是那么舒服的事。

    片刻后他有了发现,一艘小型货轮正在大洋上狂奔,速度惊人。他一摆舵靠了过去,定位器响得更急了。

    吉原直人深吸了一口气,很好,终于找到那倔驴了!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51途站www.51tu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