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玄幻小说 > 临时监护人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能和我结婚吗
    【51途站www.51tuz.com

    “小野先生,那个……她情况怎么样?”

    检查进行了很长时间,吉原直人心中担忧更甚,又不能进去,好不容易等到医师出来了,赶紧弯着腰向着一个身高不到一米五的女性医师询问。

    称女性为先生并不是叫错了,而是习俗。在东瀛有三种人是受到普遍尊重的,就是教师、医生和律师——这三种人被认为是会给予别人帮助的人,称呼起来姓氏后面都会加个“先生”以示尊敬。

    比如上杉香以前在大学当教师,便会被称为上杉先生,而星野菜菜也曾因为吉原直人只叫她妈妈的姓氏而愤怒怼过他,认为那是一种不尊重。

    头发有些花白的小野医师摘掉了口罩,有些困惑地看了一眼吉原直人身后的两名警员——警务署也不可能让吉原直人就这么把西九条琉璃抱走了,还是有人追着来了——她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大问题,但孕早期反应相当严重,身体很虚弱,暂时先留在这儿挂点滴补体液吧。”

    “孕早期……也就是怀孕了?”猜测成真,吉原直人觉得蛋都要碎了,自己是神枪手不假,但这也太准了吧?

    小野医师正随手在随身写字板上写着病例,闻言抬头奇怪道:“你不知道她怀孕了?”

    她看吉原直人对西九条琉璃一片关切之情,两个人相貌身材又很登对,想当然就把他们俩当夫妻了,而现在验孕棒大街上随处可见,妻子月事不来自然会验一验的,但不告诉老公是什么情况?

    再者说怀孕了表征很多,男人得傻成什么样子才发现不了?

    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有这种逗b夫妻?

    吉原直人语塞了片刻,转头对身后的两位警员笑道:“两位,能不能……”

    那两名警员对视了一眼,心里大约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眼前这位原来是新来的内务副部长的男友啊!于是客气道:“既然情况是这样,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原本他们就不觉得歹人敢跑到警务署里绑人,还是用公主抱的方式,现在看看果然是误会,自然不想留在这儿碍眼了,客气了一句转身就直接返回。

    打发走了闲杂人等,吉原直人态度又客气了三分,体谅对方身高不够,弯了腰和医生说话:“她没告诉我怀孕了……您说孕早期反应比较严重,有多严重?”

    小野医师将写好的药单递给了护士,看了吉原直人一眼,见他一脸不安,便出言安慰道:“不要太担心,很多孕妇在怀孕早期都会有强烈反应……她血糖比较低,又处在空腹状态,大概孕吐得厉害,你回去后要注意多关心她,捡她喜欢吃的东西劝她多吃一点,做到少食多餐。”

    她说着带着吉原直人回了办公室,抽了一本名为《孕期之健康》的宣传册递给他,又说道:“把这个仔细看看,注意预防流产,要定期来做检查。”

    吉原直人将宣传册接到了手中,感谢了一句,又问道:“我现在可以去看看她吗?”

    小野医师轻轻点了点头,吉原直人再次道谢后赶去了病房。病房中两个护士正帮西九条琉璃扎针注射白蛋白,两个吊瓶挂在那里伺候着准备补充体液,一切按部就班,井井有条——妊娠反应剧烈不是什么罕见的情况,她们见得多了。

    人体本身对不属于自己的器官就有排斥反应,而受j卵中有一半是父亲的遗传物质,又想安家落户霸占地盘,孕吐就是这种排斥的直观表现。

    这和身体是否强壮无关,有些人从怀孕初期就大吐特吐,闻到某种气味会吐,吃了某种东西会吐,甚至莫名其妙也会吐,而有些人毫无感觉,乐呵呵没什么反应,晃晃悠悠就那么把孩子生了。

    等护士走了,吉原直人拖了个小圆凳子坐到了床边,一边盯着点滴一边看着床上的西九条琉璃。

    她已经被换上了蓝白条纹的病号服,显得娇弱了些许。薄薄的被子盖到了胸口,脸色还是偏向腊黄看不到血色。原本的马尾被解开了,乌云一样的头发散在雪白的枕头上衬得她多了些女子的温婉,眉头不时紧皱一下,似乎睡着了也觉得身体不舒服。

    吉原直人将点滴速度调慢了少许,又握了握她手,觉得一片冰凉,便出去要了个热水袋灌了些温水垫在她的手下面,然后看着西九条琉璃的肚子发呆。

    他现在心情复杂。有些喜悦,那是来自于自身基因扩散的本能愉悦;有些担忧,那是他还没有成为一个父亲的心理准备;有些惶恐,那是他不知道他这样的人配不配给一个纯洁的孩子当父亲……

    但最后喜悦还是占了上风——他心中顾虑很多,但那种对新生命的期盼,对人生层次的提高,还是让他心动不已。

    他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抚摸西九条琉璃的肚子。当然,现在那里还是一片平坦,隔着薄被只能摸出西九条琉璃的腹肌和马甲线,但他还是努力感受着里面属于一个新生命的跃动。

    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呢?话说自己一枪三洞也能做到,会不会是三胞胎呢?

    这应该是怀孕快第七周了,而抽绒毛鉴定胎儿性别的话,八周左右就差不多能行,但那个有造成流产的风险,当然不可以……母血鉴定也差不多,那就只能等十六周左右做做b超看看了。

    吉原直人坐在那里进入了胡思乱想状态,猛然醒过神来发现已经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了,他连忙看了看药瓶,好在只是打了一小半而已,又试了试热水袋,发现已经快凉了,赶紧又换了些温水。

    他又坐在那里看起了孕期健康宣传手册——用从没有过的严肃心态去阅读,嘴里还喃喃有词:“因为孕激素的分泌,孕妇情绪会波动比较剧烈,尽量不要让孕妇受刺激……难怪她火气这么大,说话也怪声怪气的,我早该注意到的!要补充叶酸,各种微量元素也要补充,锌和铜最关键吗?关系到孩子的大脑和神经系统发育……适量食用一些动物内脏?她也不吃这些东西,这可怎么办好?……孕吐厉害的话也不能不吃东西,可以考虑多食用一些碳水化合物,干面包之类的。保持血糖水平也很重要,不然孕吐会更厉害,更吃不下东西,成了恶性循环。哦,每天吃一点蜂蜜会解决这个问题,那要想办法去弄点野蜂蜜回来……一天至少要保证六餐……”

    挂点滴算是见效比较快的治疗方法了,这段时间被孕吐折腾的肚里没东西的西九条琉璃血糖水平很快升了上来,缓缓睁开了眼睛,第一眼便看到了吉原直人。

    她默默注视了他一会儿,见他一只手翻着膝头的小册子,一只手搭到在自己的手上感受着温度,嘴里念念有词,偶尔看一眼吊瓶,就像一个正常看护着病中妻子的丈夫一样。

    她看了一会儿,淡淡问道:“你怎么还在这儿?不去忙你的事吗?”

    吉原直人一抬头,露出好大一张笑脸,语气柔和道:“我的事?哦,那个你不用管了,我会想别的办法的……有了孩子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吓了我一跳!”

    他语气完全是一副哄孩子的口吻,西九条琉璃听了十分不习惯,身上一阵恶寒,心中又不痛快了,冷冷道:“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件事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怎么会没关系,这是我的孩子嘛!”

    “这孩子不是你的!”

    “哦,对,是咱们两个人的。”吉原直人态度极好,顺着西九条琉璃说话,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和谁顶嘴也不能和孕妇顶嘴。

    西九条琉璃冷冷看着他,冷笑道:“你听不懂人话吗?这孩子的父亲不是你!”

    吉原直人无语了片刻,感觉好像不太对,西九条琉璃似乎想一个人霸占孩子,难怪一直藏着不说。他叹了口气,说道:“琉璃,你生我气我能理解,但也不要说这种话,这三个月咱们天天在一起,再说了……不行等过阵子抽羊水做亲子鉴定好了。”

    吉原直人说着话十分体贴的将西九条琉璃扶了起来,又将枕头摆好,让她斜倚在床头,顺便帮她将长发整理了一下。

    他是极温柔,但西九条琉璃是不吃这一套的,由着他摆弄自己,完了也不道谢,冷冷道:“我没义务去做什么亲子鉴定,请你现在离开吧,不要再骚扰我!”

    吉原直人没猜错,她确实存了心想将这孩子独占了——她喜欢过吉原直人,在觉得活不下来后放纵自己体验了一下恋爱的感觉,在按约定分手时又喝醉了,和吉原直人莫名其妙滚了一场,结果中了大奖。

    她有想过告诉吉原直人,但很快便放弃了——反正她也没有看得上眼的男人,借吉原直人的种有个孩子也不错,至少这家伙基因看起来还行,而且有了孩子,说不定以后也不用再相亲、结婚了。

    至于单亲妈妈,那在东瀛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东瀛五六年前还兴起过一阵前卫女性的风潮,以摆脱婚姻束缚独立生子为荣,j子银行那段时间都挤破了头。

    仅去年就有3%的新生儿是未婚生子,再添上她也没什么。她又不缺钱,家里有佣人,难不成养活不了一个孩子,非得叫上吉原直人一起养不可?

    反正她打定主意了,不承认这孩子是吉原直人的,而吉原直人也不可能抓了她去做亲子鉴定,就算通过法庭强行确认了亲子关系,再就再争孩子……母亲无过错的情况下,就没听说过有父亲争赢了的。

    再加上吉原直人表现也不好,处处瞒着她,冷了她的心,现在她希望吉原直人这家伙马上滚蛋,让她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生孩子就好。

    吉原直人有些懵了,男人上赶着负责任,女人却不乐意,这种事没听说过啊!

    他有些郁闷道:“怎么也不能让孩子没爸爸吧?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琉璃,别拿孩子赌气!”

    西九条琉璃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抬头轻笑道:“你愿意负责任?”

    “当然。”

    “那好,我不需要你单膝跪下求婚,只要你开口我现在立刻就答应,但……你想和我结婚吗?你能和我结婚吗?”

    更多更精彩的小说敬请关注【51途站www.51tu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