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四三六章 冰释前嫌(第三更)
    “帝清是典型的半神。”

    田蜀神识波动,向秦牧悄声传音道:“从前的半神很多都是这种思维,趾高气昂,目空一切。当年开皇时代天公命玄都的半神来帮助我们时,我们也没有少忍受他和其他玄都神祇的古怪脾性。”

    秦牧很了解这种感受。

    半神种族从龙汉时代开始之前,便以其他后天种族为食物,到了龙汉时代,阶级森严,半神作为仅次于古神的种族,更是高高在上,而且是一生下来就高高在上,对低等阶级的人们有着天然的优越感。

    帝清应该是祖神王之后出生的半神,养成了这种脾性。

    他打量帝清,从帝清身上能够看出天公的影子。帝清与帝译月相似的地方较少,只有嘴唇和鼻梁有些相似。

    帝清目光扫过秦牧等人,见这四人都是蒙着脸,不由皱眉。

    田蜀笑道:“这四位兄弟身份特殊,不能露面。”

    “倘若是寻常时期,蒙面进玄都肯定要被当成敌人,现在有天道来辨敌我,这四位应该是友人。”帝清笑道。

    秦牧四下看去,只见许多半神的孩子在城里疯跑,皱眉道:“帝清,天方城中怎么还有妇孺?你们应该立刻把孩子送到元界去。天方城根本受不住,留下妇孺只是送死!”

    “天方城不可能被攻破,天庭的神魔大军连城门都打不到。”

    帝清皱眉道:“聚集在城中的人越多,天道便越是强盛,孩童妇孺留在城中,更会壮大天道的力量!你不懂天道所向,我不与你计较,但下次不可胡言乱语,乱我军心,否则便休怪我军法无情。”

    他看向田蜀,面色一沉,道:“冥都天王,你来助阵很好,但是你最好约束你的朋友,不要乱我军心。”

    田蜀悄悄扯了扯秦牧的衣襟,哈哈笑道:“放心,放心,我们不会乱说了,我们还等着你分功劳给我们呢。不过妇孺聚在城中,真的有用吗?”

    帝清脸上的严肃消失,笑道:“这就是玄都天道的精妙之处。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天道守护玄都,哪个地方聚集的生灵数量越多,天道便越是强盛。我们天方城的天道力量之所以如此强盛,便是因为这里聚集了很多玄都神魔,但神魔的数量毕竟少,所以玄都的百姓也都要聚集在这里来。”

    他看了看秦牧等人,道:“能够在玄都中生活的都是半神种族,这里处处神国,是没有人族等后天生灵的。”

    田蜀赔笑道:“是的,我们人族等后天生灵是不配生活在玄都的,你从前说过的。”

    帝清连忙道:“我并非这个意思,但为了保证玄都的血统纯净,所以后天生灵是禁制踏入玄都的,并非是歧视你们。现在,天方城的半神虽多,但还不够多,所以我命各地的太阳守月亮守和星君,把更多诸天的半神迁徙过来,共同守卫天方,壮大天道力量!”

    田蜀瞠目结舌,秦牧和屠夫等人也都是大皱眉头。

    帝清哈哈笑道:“到那时,天方城便会成为力克天尊,让天尊授首的堡垒!”

    他信心百倍,指点江山,神采飞扬:“当年天公命我们下界,扶持你们人族和其他后天种族,其实我一直是有些不快的。不靠你们后天种族的力量,仅凭我玄都的力量,便足以傲视诸天,与天庭平起平坐!当年,天王能来助阵,我也很开心。”

    秦牧沉默片刻,道:“帝清,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迁走这些妇孺吗?倘若天方城破,这些生命……”

    帝清勃然大怒,变了脸色,向左右喝道:“将这个乱我军心者押上城楼斩首示众!”

    田蜀连忙抱住他,陪笑道:“息怒,息怒!我们好歹是来助阵的,哪里有一上来便杀掉友军祭旗的道理?”

    帝清哼了一声,挣脱他,淡淡道:“我玄都兵强马壮,又有天道护持,天道形成至宝保护神城,无需你们助阵。你们四五个人蒙着脸,不敢真面目示人,不男不女不三不四,只管看着就好!天王,你放心,打胜了我会分你一点功劳。”

    突然,战鼓声传来,帝清率众匆匆离去。

    屠夫叹了口气,萧索道:“我们满腔热忱而来,没有被敌人吓倒,却被玄都的守将浇了盆冷水。”

    “天刀息怒。帝清其实也帮过开皇时代很多,开皇在各大诸天设置太阳守月亮守的官职,其实就是学习玄都的制度。”

    田蜀对帝清也是无可奈何,道:“不过当年他们过来帮我们时,苦活累活都是我们自己做,他们只是指点,还要在我们那里作威作福。开皇也是多般忍让,后来忍无可忍闹翻了,帝清一怒之下率领所有半神返回玄都,说没有他们的帮助,你们开皇国永远不可能发展成元界的强国。”

    他淡淡一笑:“又过了几百年,开皇国一跃成为元界的霸主,天公又把他派了过来。不过他的脾气还是没有改过,对开皇天庭上下都很傲气。他虽然傲气,但心肠不坏,实力也是极强。他一生参悟天道,参悟出三五种不同的天道帝座功法。这里的天道如此昌盛,说不得他真的能挡住天尊。”

    秦牧摇头道:“天道若是真的那么强,天公又何须蝇营狗苟化作鸿天尊,亲自挑起这场针对天公针对玄都的杀劫?”

    田蜀、屠夫等人听到这里,不禁毛骨悚然,汗毛倒立,惊恐的看着他。

    秦牧叹了口气:“天公迫不及待要摆脱天道的束缚,鸿天尊便是他的转世身。为了这个目的,鸿天尊不惜牺牲掉天公,不惜牺牲掉天道,也不惜牺牲掉玄都中的一切,包括这里的半神,这里的妇孺甚至他的子嗣后代!破天方城的,必然会是鸿天尊。”

    哲华黎涩声道:“原来到头来是天公打天公自己,嘿嘿,牧天尊,那么我们为何还要舍弃性命来救天公?”

    他胸中愤懑无比,咬着牙,声音从牙缝里迸出:“我们之所以来,之所以你提一句,我们便一路有说有笑的过来,是因为我们觉得天公必须救,救天公,就是救延康!哪怕我们死在玄都中也是死得其所!却不料原来只是天公一个人在玩过家家!让他去死好了!”

    田蜀和洛无双沉默,没有说话。

    屠夫欲言又止,却叹了口气。

    “鸿天尊是天公,天公却不是鸿天尊。”

    秦牧道:“鸿天尊只是天公的一魂转世,寄生在大鸿身上,他已经是十天尊了。但是天公并非是鸿天尊,天公有天道之心,鸿天尊没有。我们要救的,是有天道之心的天公,救他,就是救延康!哲华黎,咱们从前是敌人,你也不是延康人,此行凶险,我先前也欺瞒你们,没有告诉你们鸿天尊的身份,你们若是想走的话,我不拦你们。”

    哲华黎呼呼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盯着他,妖刀龙牙也恶狠狠的盯着秦牧。

    呼——

    哲华黎转身,衣衫猎猎,掀起一股大风,向外走去。

    走着走着,他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过了片刻,他停下脚步,坐在路边的一个石墩子上,一脚垂地一脚踩着石墩,侧头看来,扬了扬下巴,道:“你真的不留我?”

    秦牧露出笑容。

    哲华黎跳下石墩子,一溜小跑的跑了回来。

    “我是延康人,半人半妖半神半魔的延康人。”

    哲华黎露出笑容,嘿嘿笑道:“我早就不是天庭的人了,在天庭,在我出生的诸天,我是杂种。在延康,我才找到为人的尊严。秦教主,牧天尊,延康不是你的延康,延康也有我妖刀哲华黎一份儿!”

    秦牧哈哈大笑,扬起手掌。

    啪,两人手掌在空中重重握在一起。

    “也有我一份。”屠夫伸出大手盖在他们的手上,笑道。

    “延康也有我一份。”

    洛无双的手盖在他们手上,补充了一句:“我恶了两大天尊,没有地方去,只有延康才能收留我。”

    田蜀也探出手来,笑道:“我虽然不是你们延康人,但我也算是半个延康人,我被困在帝阙神刀里时,帝阙西边是大墟,东边是延康,所以我算是半个。”

    五人哈哈大笑,冰释前嫌。

    </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