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说 > 不可视境界线的彼岸 > 第90章:【神游密境】秋山空
    (2013年12月24日,周二,傍晚;公寓四楼,秋山空家)

    冬夜里的街道十分寂寥冷清,偶尔穿过昏暗街道的人影仿佛幽灵。灯光的死角是重重黑暗,对面街上映照的微光吞没其中,不见一点踪迹。秋山空靠在窗边的躺椅上,窗外月色蒙蒙,屋内寂静得仅有书页翻动的声音。

    “复杂系统的简化模型……突触模拟信号整合与神经元数字信号编程的规律……”

    他不时用灵巧的十指在无声键盘上敲击着,将抽象的数学模型转化为具体的代码,用高性能的计算机加以计算和验证。

    “呼,先到这里吧,七宫应该快来了。”

    想到这里,秋山空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他正准备起身活动筋骨,门铃却在这时候突兀地响起,打破了室内的沉静。他走出书房前去开门,映入眼中的果然是七宫智音。

    “【轮回掌控者】,圣诞快乐!”女孩的笑颜美好如花。

    秋山空伸手将爱人拥入怀中,享受对方身上的淡淡微香。

    “先进去吧,我手上还拿着东西呢!”七宫智音在他怀中蹭了蹭,然后抬了抬手,从他的环抱中钻出来。

    “七宫带了礼物?”

    “嗯!这可是索菲亚亲手设计的灵装哦!”

    进屋之后,女孩先是将猫状的挎包放在桌面,然后满脸自豪地在沙发上铺开长围巾,看向他的眼神既有几分得意,亦有几分期待夸奖的意思。围巾本身的造型自然没有什么亮点,但上面的图案显然是精心设计的结果,整条看起来像是展开后的上古奥术卷轴。

    近几年来,不少知名服装品牌的实体店都提供“一体成型定制缝纫”,旨在服务高端服装品牌市场。新型的智能缝纫机不再局限于专业设计师,而是能根据用户使用的简化版设计软件定制的图纸进行编织,甚至可以一体化完成复杂的衣物。这条围巾便是七宫智音定制的。

    秋山空捻起围巾的一角,表面触感平滑柔顺,摸起来相当舒服,整体分量轻重恰好。他侧头瞧着女孩热情的碧瞳,忍不住轻轻勾住她的腰,低头吻了上去。

    “唔……秋山觉得这件灵装如何?”唇分,七宫智音窝在他胸口,脸色微红,双眸含情脉脉,“第一次用软件设计的,虽然三维空间的流型描述没怎么搞懂。”

    “果然是用geek版的app……围巾很不错,我很喜欢。”

    女孩听到这话,立即骄傲地扬起头。秋山空见到这一幕,笑着揉了揉对方的长发,然后披*上*外*套,再将刚入手的围巾系上。

    “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出发了吧?”

    “秋山这个样子意外的帅气呢!”七宫智音重新背上挎包,牵起他的手,“嗯,我们走吧!勇者和六花应该也准备好了。”

    ……

    (2013年12月24日,周二,夜晚;凸守早苗家)

    虽然已经听说过凸守家的富裕,秋山空还是低估了这间房子的豪华程度。这是一座鲜明悦目、富丽堂皇的美国乔治式风格别墅。草坪和花坛从大门起步一路蔓延到建筑跟前才停下,圣诞的灯彩更是仿佛借助于奔跑的势头,径直沿着墙壁往上爬,将整栋房屋映衬得金碧辉煌。

    日本的人均土地面积可不比欧美国家,这样一所豪宅绝非光凭财富便能享有,估计背后有些历史原因。不过秋山空作为上帝也没那个八卦的心思,很快就把注意力转移到别处去了。

    “三头哈士奇?印象中好像那帮研究动物形态设计的搞过这些。”他在脑海中检索相关的记忆,“是叫‘异形发育’来着?同源异形基因?”

    “呃,那个,秋山君,其实旁边两个头是假的。”

    听到富樫勇太的话,秋山空略显尴尬地摸了摸下巴,将目光转向前来迎接他们的管家。这是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有些稀疏的头发梳理得很整齐,礼节和打扮都无可挑剔。

    “它好像还记得你呢,丹生谷。”

    “诶?呀——讨厌!”

    丹生谷森夏被热情的哈士奇扑倒在地。旁边的管家看到这一幕,赶紧上前将之拉开,然后领着众人进入别墅。秋山空第二次与凸守夫妇碰面。

    “又见面了,秋山教授。”

    或许是因为在家里的缘故,凸守早苗的父亲少了上次见面的威严,却多了几分和蔼。

    “咦,你们认识吗?”富樫勇太疑惑地问道。

    “其实也就见过一面罢了。凸守先生从研究所收购了我的一项专利。”

    日本专利法规定只有[自然人],也就是实际参与发明的技术思想创作的过程的人,才能成为接受专利的[发明人],而构思的提供者、资金提供者或发明的委托者都不能成为[发明人]。不过上述构思的提供者、资金提供者或发明的委托者可以透过继承或转让的手续来取得接受专利的权利。秋山空的研发虽然是单独完成,但在验证过程中动用了超级计算机和研究所的各种资源,因此签订合同将专利权转让给研究所。

    “哦,原来如此。”

    “虽然已经习惯了,但果然还是很厉害的感觉啊!”

    简单的谈话后,凸守早苗的父母就此离去,没有搀和他们化妆舞会的意思。在凸守早苗的带领下,秋山空几人来到更衣室,准备换装后进入客厅。

    “对了,富樫怎么没进来?”

    “不知道。”一色诚一边褪下休闲装一边说道,“刚才好像看到他被小鸟游同学拉走了。”

    “哦,是这样吗?可能有什么特别的装束吧。”

    秋山空打扮成【轮回掌控者】相当省事,脱下外衣套上遮盖全身的月白色长袍,再戴上美瞳就完成了。他从带来的剑匣中取出【轮回剑】,随意地舞了几个剑花,特别处理过的剑身表面幽光流转。

    “好帅的剑!不过为什么没有剑锋,前端还完全做成圆弧?”

    “藏锋剑嘛……诶?意料之外的装扮啊!”

    秋山空转过身体,惊讶地发现一色诚这家伙居然带上了面具,一身皮带铁环的劲装看着就跟奇幻游戏中的冒险者似的。察觉到他的目光,对方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因为没想到什么合适的打扮,所以问勇太和小鸟游同学他们要了一份设定。”

    一色诚从脱下的上衣口袋中取出一个小笔记本,边看边向他解释道:

    “设定上我是dark_flame_master的同胞,寻求着生涯的搭档,每天轮回地为计划而努力的魔族,随身带着将自己知识填入其内的《禁书默示录》前进,持续积累着知识。”

    又是一个被带入坑的少年吗?难道【漆黑烈焰使】真的自带某种光环不成?

    秋山空不再多说什么,转身走出更衣室。客厅装饰相当华丽,中央摆放了三张巨大的圆桌,其中一张桌子上摆满了精致的食物。他在角落的沙发坐下,随手取出平板电脑,一面阅读小说一面等待其他人。

    不多时,一色诚也出来了,紧接着是七宫智音。和往常的改造制服不同,七宫智音这次穿着似乎更偏向于魔王而不是魔法少女——以黑色为主的深色调衣裤将女孩的曲线展露无遗,而垂至小腿、仿佛风衣和长袍结合的定制大衣为她添了几分邪异,再配上脚下的长靴和披散的长发,今天的七宫智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像是一位魔王。

    当然,几乎要代替本体存在的魔物围巾依然是她的标配。

    “喔!令人意外的帅气呢!”

    七宫智音没有理会一色诚的惊叹,而是径直走到秋山空面前,俯下身子撑着墙壁,挑衅似的勾了勾手指:

    “咿哈哈哈!臣服在索菲亚的王座之下吧!”

    他戏谑地看着眼前的女孩,伸手就是一记摸头杀。七宫智音舒服地在他手掌上蹭了蹭,霸道冷傲的魔王气场瞬间全无。

    “不带这么虐狗的……”一色诚小声嘀咕道,“要不是茴香学姐不在……”

    受秋山空的影响,七宫智音也掏出平板电脑打发时间,而百无聊赖地一色诚左转转右转转,最后还是缩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没过多久,魔法师打扮的丹生谷森夏走了出来。略显老旧的宽大巫师帽,海蓝色的低胸礼服,镶金丝边的精致披风,还有短裙和黑丝间的绝对领域,活脱脱是一位性感的女巫。

    “森大人终于恢复了原来的记忆?”七宫智音见到她的装束,立马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果然是熟悉的强大魔力场!”

    “别提以前的事!我已经毕业了!”丹生谷森夏条件反射般脱口而出,“这是化妆舞会,和中二病什么的一点关系也没有!”

    秋山空和一色诚在一旁笑而不语。

    “【邪王真眼使】和【雷霆战锤使】呢?”

    “她们比我先换完衣服……唔,不知道钻进哪个房间了。”

    话音刚落,小鸟游六花和凸守早苗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两人一个在前面拖,一个在后面拉,半引导半强迫地将第三位女孩挪到客厅中。这位女孩穿着魔法少女变身后的制服,一头柔顺的金发扎成双马尾,手上则拿着镶嵌天使双翼和十字架的魔杖。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这姑娘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

    “富……富樫?”一色诚有些犹豫地问道。

    “噗哧……六花终于调教成功了吗?”秋山空和七宫智音对视一眼,顿时就笑了出来,“这家伙还是逃脱不了变身伪娘的宿命啊!”

    “唔,别盯着我看啊,很难为情的……”富樫勇太扭扭捏捏地走过来,嘴中不住地碎碎念着,“果然不该答应六花这件事的……住手!”

    一色诚的手机刚举起来,还没来得及按下快门,就被冲上来的他劈手夺过。

    “嘛,现在可以说说事情的起因了吧?”

    不出秋山空所料,富樫勇太曾经和小鸟游六花打赌,输了的人要答应对方一个不过分的要求。本来这事他俩都忘得差不多了,凸守早苗这小污师不知从哪找的伪娘番,和她的一番合计,就整出了现在的一幕。

    “嘻嘻……富樫君这个样子意外的可爱呢!”丹生谷森夏掩嘴轻笑,“莫非是打算和小鸟游同学玩百♀合?”

    “你们够了!”

    晚宴提供的食物既有冷盘,亦有放在电磁炉上加热的热食。前者以各种精致点心和刺身为主,也有数种风味偏淡的奶酪和火腿;后者则丰富得多,大都以单人份的料理呈上。

    话说回来,怎么莫名地有种猫和老鼠的即视感?果然看到奶酪和火腿就忍不住想起汤姆和杰瑞啊!

    “这些是厨师们还原《食戟之灵》中美食的作品。”凸守早苗一脸自豪地介绍道,“其中有几道还是凸守的自信之作,death哟。”

    虽然晚餐不是今天的重点,秋山空还是惊叹于凸守家厨师的料理功夫。“仿制烤肉”外酥里嫩,浇汁香味浓郁,佐餐的土豆泥中加了鸡腿菇和培根;迷你版的关东煮火候恰好,热乎乎的在冬天很是受用;法式传统杂鱼汤酸甜适宜,搭配宽拉面食用更是让鲜味溢满口腔。除此之外,其他美食林林总总的还有十好几样,都是小而精,总体的量并不是很大。

    吃过晚饭后,凸守早苗带着他们来到一间特别的小型厅室——这个“小”只是相对客厅而言,内部面积仍然大大超过了秋山空目前居住的公寓。

    “xbox·ar?这玩意不是还在研究中吗?”

    “对啊,所以这是测试版的,不过全息影像系统工作的很不错。据说红外探测传感器和运动摄像头的探测精度都全面优化过,数据流帧数也翻了一番。”

    秋山空用手肘碰了碰七宫智音,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回想起那个妄想世界,果然还是星河联邦的精神网络比较方便啊。”

    七宫智音点点头,表示深以为然——直接将信息输入思维器官的话,根本不需要冗余的外部设备。人类在科技树上的攀登之路还远得很。

    富樫勇太等人惊讶于这套设备,并没有注意到他俩的窃窃私语。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当凸守早苗开启设备的时候,预想中的开机画面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位陌生的青年男子。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青年便朝他们鞠了一躬,然后环视四周,温和的声音直接在他们脑海中响起。

    “初次见面,人类朋友们。我是星河联邦的【智者】瀬城光矢。”

    这么快就开成公布了吗?秋山空不动声色地搓了搓手指,同时示意七宫智音不要妄动。

    “这这这……这是什么情况啊!”凸守早苗张皇失措地看着眼前的瀬城光矢。

    “星河联邦……你是外星人?不对,你只是个全息影像,是恶作剧吗?”

    对方似乎不想在扯皮上浪费口舌,而是选择了直接将资讯传入他们的大脑。在一阵极其轻微的失神后,秋山空只觉得自己仿佛浸泡于温泉中,又像是舒展在柔软的棉花团上,精神极度放松,似乎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觉脑海一片清明,意念一动便自然而然地浮现出关于星河联邦的一切——虽然这些情报他早就知道了。

    除他之外,富樫勇太等人仍沉浸在巨大的惊愕中,好一会才逐渐恢复神志。

    “来自另一个宇宙?”

    “多智慧种族混合型文明?”

    “引导和改造人类的‘彼岸’计划?”

    自称为瀬城光矢的【智者】估计对他们的心智动了点手脚,将恐惧和怀疑等不必要的负面情绪驱逐干净,因此小鸟游六花几人才得以心平气和地与他对话。不过没多久,丹生谷森夏似乎联想到了什么,脸色刷地就黑了下来。

    “这么说来,中二病是你们搞的鬼?”

    “别那样看着我嘛,这个锅我可不背。”瀬城光矢貌似无辜地摊开双手,“说到底,这只是个心智强化的课题,中二病是你们自己选择的。”

    富樫勇太和丹生谷森夏面面相觑,顿时尴尬得说不出话来。秋山空见到这个情况,无奈地摇了摇头,出声打破僵持的局面。

    “【智者】先生,我想您不早不晚挑了这么个时候,一定有什么别的原因吧?”

    “嗯嗯,你猜的没错。我关注你们有一段时间了,因为准备去别处逛逛,所以来跟你们道个别,顺便把精神网络的一些权限对你们开放。”

    瀬城光矢比预想中的更像是一名人类,或者说他干脆就是个没溜的家伙。接受到的资料中不乏关于【智者】的信息,其中显示“瀬城光矢”这个人格的承载者是星河联邦制造的人类,而这位名字不知咋念——受人类发声器官的限制——的【智者】将一部分思维节点分配在其身上。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子了,你们的权限会逐步开放,同时精神网络也会提醒你们不要随便透露星河联邦的存在。”瀬城光矢微笑着摆摆手,“虽然很想实体传送过来,但这里并不适合安装传送器呢……呀,有人找我本体,先挂了啊。”

    他的身影消散在空气中,消失已久的开机画面重新出现众人面前。

    ……